好了,开心点,笑一个。老是哭丧着脸,跟死了爹一样。”

见王越一直耷拉着脑袋,情绪不太高涨,易风在一旁劝道。

“被讹了一百万的又不是你,你当然笑得出来了,我咋笑。那死老头明显就是讹我来的,草!”王越没好气地说道。

“你看看你,不就一百万吗,李海有的是钱。俗话说破财消灾,兴许你这次来参加武道大会是要丧命的呢。”

“现在你花了这一百万,替你挡了一灾,你就不用死了。”

“怎么样,听我这么一说,是不是很开心?”

易风嘿嘿笑了笑。

王越望着他,张大了嘴巴,没好气地道:

“我谢谢你啊。”

易风没再回应,因为在人群中,他看到了金无就。正一脸微笑地站在对面,望着他和王越。

三人同行,到了附近的一家茶馆里。

金无就主动给易风倒上茶,客气地问道:

文艺范少女吊带香肩短裤美腿忧郁眼神写真图片

“易先生,昨晚发生了一些事情,我们请的那几个大师,死了好几个。死得就剩青木大师了,你们没事吧?”

易风笑道:

“没事,幸好我们没跟他们住在一起,逃过一劫。”

“不过我很好奇,到底是谁杀的他们,你们查出来了吗?”

金无就愣了愣,一直在观察易风的神情,想从他的神情里看出点什么。不过观察了许久,金无就却是发现,易风的城府就如同一滩平静的湖水,看得到湖面,看不到湖底。

“查出来了,但是不知道准不准确。那个人会隐身术,可能是洪门里面的,三绝之首——绝灭!”金无就叹气道。

易风微微皱眉,喃喃道:

“三绝之首……”

“没听说过,不过光听这名号就挺厉害的,还是老大。那你们抓到他了吗?”

金无就摇摇头:

“没有抓到,我们哪能抓得到啊。”

“三绝之首,那可是比天字辈杀手都要厉害的存在。更何况我们组织,只是人多势众,但大部分都像我一样,手无缚鸡之力,只是做生意的。”

“虽然组织里面也养了一批武者,但仅仅只是人多,要对付三绝之首,根本是不可能的事。”

易风摇头笑道:

“那咱们最近还是不要联系了,万一这个什么三绝之首知道你们还请了我。那我岂不是也跟昨晚死的那些人一样,莫名其妙就被他隐身杀了。”

金无就闻言,叹了口气:

“我也是这么想的,易先生你们最近就小心点吧。”

“不过我有一个疑问,不知道易先生能不能老实回答我。”

易风见他这么一本正经又肃然的样子,笑道:

“君子无事不可对人言,什么疑问,你问吧。”

金无就似乎是早就想问这个问题了,显得很郑重,他道:

“我们曾经也收集过您的一些相关资料,做过你的战斗力分析。”

“您应该是炼气的武者,这让我们很惊讶,炼气比炼体更能,还要讲究资质。一般的炼气武者,至少也是二十几岁的样子,而且成就都不是很高。”

“所以我想知道,您到底是炼气多少层的武者。我们也想心里有个底,分析一下您这次能抢到天下第一刀的几率是多大。”

易风闻言,淡淡道:

“第九百九十二层。”

他老实回答了,他自己说过,君子无事不可对人言。他可一点也没撒谎,就怕金无就不信。

金无就闻言,顿时有些大跌眼镜:

“易先生,您就别跟我开玩笑了,我是认真的。”

易风淡淡道:

“我也是认真的,再说,你们请我不是看中我的智慧吗。怎么现在又开始追问我的武道有多高了,你们也太不专一了。”

“而且我说过我是智慧型的,你们得相信我。我这还有一个兄弟呢,比武的时候,都是他去的,我们分工合作。你们就别管那么多了,只管等结果就成。”

易风拍了拍王越的肩膀,嘿嘿笑道。

金无就见状,顿时微微皱起了眉头,他忽然觉得易风有些不靠谱了。

“可是易先生,我们请的是你啊,你怎么也该自己上台去比武吧。”

“我们真的不是开玩笑的,天下第一刀对我们很重要。我们组织,缺乏能打的人,这很危险。如果天下第一刀在我们手上,我们首领也可安心。”

金无就望着易风,十分肃然地说道。

易风也没了耐心,说:

“我有我自己的计划和考虑,我现在只能告诉你们,我最后一定能夺到那把天下第一刀。”

“如果信我,那就别多问了。”

金无就见状,也不再多问,他怕把易风问生气。

“那好吧,易先生你们注意安全,有什么在电话上联系我。最近不安全,我们还是别见面了,让绝灭知道你也是我们请来的,怕他对您不利。”

易风点点头,目送金无就离开。

金无就走到茶馆楼下,不由得叹了口气。

之前的时候,他还是很看好易风的,易风不管是谋略还是手段,都非比常人。

可现在看来,易风所做的一些事,说的一些话,实在是太不靠谱了。金无就觉得,还是青木靠谱一点。

“唉!”

他重重地叹了口气,离开了这儿。

……

一家餐厅里,冯小芸正和费大川他们在餐厅里面吃饭。

周薇的脸,已经黑得不能再黑了。

没遇到冯小芸之前,其实费大川和她已经有了些进展了,甚至都有些暧昧。但自从遇到了冯小芸,费大川就没再和她说过一句话。

周薇一直在给冯小芸脸色看,冯小芸也察觉到了一些。只是她有些不明白,周薇为什么一直给她脸色看。

她和周薇也没什么过节,而且都好久没见过面了。

也只是忽然相遇,冯小芸也就没多问,就当没看见周薇的脸色。

“小芸,你现在是不是在陵南中学里面当老师?”

忽然,周薇说话了,她竟然主动跟冯小芸交谈起来。

冯小芸愣了愣,礼貌性地点头道:

“嗯,是的。”

周薇笑道:

“正好我在陵南中学还认识几个老师,跟她们关系也挺好的。”

“我听她们说,你之前交了一个男朋友,叫宋文杰对吗?”

这话一出,冯小芸脸色顿时一变。宋文杰是她当初的噩梦,她过了很长一段时间才把这段噩梦给忘掉。

费大川闻言,也是脸色微变,皱了皱眉,心里有些不爽。

这周薇,明显是故意的。

“宋文杰?是不是那个很有钱的宋文杰?”孙齐有些惊讶地说道:“我前些日子好像听说这个宋文杰在自己的会所里面,囚禁了好多女的,他……”

说着,孙齐自己都有些说不下去了,不可思议地望着冯小芸:

“小芸,你男朋友,不会就是那个宋文杰吧?”

冯小芸顿时脸色苍白了起来,额头有细汗冒出。她颤声说道:

“我……”

“我之前,确实……确实跟他是男女朋友,可我不知道他做的那些事。而且我们,早就已经分手了,我什么都不知道。”

孙齐和赵雨桐见状,皆是有些惊愕,连费大川都有些吃惊。

冯小芸,竟然还和这样的人做过男女朋友。那宋文杰都干出这种事了,那和冯小芸晚上的时候……没少干那种事儿吧。

费大川想到这儿,顿时有些难受,冯小芸可是他女神,没想到……

可女神终究是女神,其实费大川一开始就是想玩玩儿而已,这也不影响什么。

“小芸,你说你,怎么会看上这也的人呢。”

“我听说,那些被宋文杰祸害过的女孩子,最后都疯了。”

“你真的不知道他干的那些事儿啊。”

周薇冷冷一笑,故意刺激冯小芸。

冯小芸此时仿佛一只受惊的小鸟,浑身都在颤抖,没有回答。

费大川有些看不下去了,皱眉望向周薇:

“周薇,你问那么多干什么。”

“小芸这么善良的人,要是知道宋文杰是那种人渣,肯定早就举办他了。”

“小芸也是受害者,你别老提前人家的伤心事。”

周薇见费大川竟然帮着冯小芸职责她,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冷哼了一声,低头不再说话。

这时,两个戴着口罩,有些贼眉鼠眼的男人,从冯小芸的后面,快速走来。

孙齐看到那两个人,连忙低下头,不与他们对视。

那二人的动作很快,刚刚路过冯小芸的后面,抓起冯小芸垮在椅子上的包,拔腿就跑。

“啊!!”

“抢包了!抢包了!”

赵雨桐吓了一跳,下意识地尖叫了起来。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