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赛的日子悄无声息来临,参赛者一共有三十几家大大小小业内还比较出名的公司,也就是参赛者一共有三十几人,并不算少了。

温凉代表帝景参加,不仅备受瞩目,甚至连一些八卦记者也都特地赶来。

帝景的人都准备看好戏,这个女人怎么打破有Louis所创下佳绩,这一次她的对手可是连胜将军。

比赛分三轮,第一轮淘汰一半的人,第二轮淘汰一半,第三轮则是定前三。

国内外很多知名的设计师和爱好者都会特地过来观看,今年更加精彩。

以前帝景的标杆任务Louis被逐出帝景,这一次肯定是要和帝景争个你死我活的。

别说是外界议论纷纷,就连公司内部也都没有个消停的时候。

“乔总这次真的是被美人所迷,居然放出去一个娱乐明星去代表公司参加比赛,到时候打的可是乔总的脸。”

“谁知道呢,之前乔总不是在媒体面前说是温凉的粉丝嘛,难不成大魔王春心荡漾,喜欢上人家了?”

“不可能,乔总早就在微博表白别人,像是乔总这样身份的人,怎么都不可能和一个不入流的演员在一起,咱们乔总眼光多高啊。”

“可温凉却是长得很好看啊,瞧瞧人家那腰,那身材,我是个女人看到她也都硬了。”

“我拿这个月的公司去赌温凉输,温凉不要让我失望。”

早安!早上好心情

“人人都知道她会输,这不是跟捡钱一样嘛。”

在所有人议论纷纷的时候,楚韫悄声在他耳边道:“七爷,公司内部有人私设赌局,太太输的赔率可是三倍,公司上下的员工都参加了。”

“我设的。”乔厉爵冷哼一声。

楚韫无奈道:“七爷,要是太太知道了,又要说你败家。”

“错,我这是在挣钱,要不这样,那些愚蠢的人怎么会长教训,我的阿凉不会输,我要她们血本无归!”

楚韫打了个寒颤,这人也太腹黑了,肯定是听到公司的一些小八卦。

故意以三倍的赔率去吸引大家,温凉赢的赔率是十倍,要是相信自己,相信温凉就能狠赚一笔,然而所有人都砸的温凉输。

“七爷,你就这么肯定太太一定会赢?万一,我说万一要是太太输了呢?”

“没有万一,我相信她。”

温凉本来就是很有天赋的设计师,这些天自己又指导了她,以她现在的水平完全没有问题。

“好吧,马上就要开场了,七爷,我能去下注吗?”

“随你,以我的名义给她下一百万。”

“七爷,这样会不会太张扬?”

“这只是公司内部而已,无妨。”

这比赛才刚刚开始,帝景里面却炸了,“靠,乔总也来下注了,而且下注了一百万。”

在一堆几千上万的金额之中,一百万就算是天价了,要是再高别人就真的会怀疑。

“看样子乔总真的很相信温凉。”

“可我听A组的人说她就是一个新人,水平也不怎么样呢?”

“谁知道,看看就知道了。”

温凉一出场就引发了所有人的关注,尤其是Louis,在她挑衅的眼神之中,温凉轻而易举过了第一轮。

第一轮过了,那些下注赌温凉的人都有些怀疑自己的判断,温凉的水平大家也看到了,并不逊色于Louis。

大家都希望明天第二轮温凉能跪,温凉成功晋级也有了不少信心。

“乔,我晋级了。”

“这不是意料之中的事吗?”乔厉爵微笑着看着她。

“太太,我可是在你身上压了一个月的工资哦,你一定要赢,不然我这个月就要喝西北风了。”楚韫打趣道。

“楚哥哥,这个给你。”茶茶手中拿着一只小兔子过来。

“小公主,你是觉得楚哥哥太孤单了,把小兔子给我作伴吗?”

“不是的楚哥哥,我想你拿去押妈咪赢。”茶茶一本正经道。

一个宠妻狂魔,小茶茶也不甘落后,父女俩一个比一个萌。

乔厉爵嘴角勾起一抹浅的笑容,“好,一会儿让楚哥哥给你押。”

茶茶微笑道:“妈咪,你一定要赢哦。”

“嗯。”

“我的妈咪最棒啦。”

“宝贝也很棒。”温凉刮了刮茶茶的鼻子,“我做了甜品,去厨房看看火。”

温凉笑着走去了厨房,正在看火,手机震动。

看到那个号码,温凉脸上的笑容顿消。

“喂。”她很不情愿的接起了电话。

“恭喜你成功晋级。”

温凉知道瞒不过那个男人,她也没有很意外。

“谢谢。”

“有了乔厉爵,现在连和我说话都不愿意了吗?”

“师父,我锅里煮着东西不太方便,你有什么事吗?”

温凉的言辞之中尽是拒绝的话语。

既然她不愿意寒暄,他就直接开口了:“有,我要你帮我杀一个人。”

“谁?”

温凉一面是想快点执行任务,达成契约,彻底和他划分界限。

另外一面她一直都对上次的事情耿耿于怀,又是在这个时候,他要自己杀谁?

“王谷游。”

当他说出这个名字的时候,温凉有些疑惑,“他不是一个画家吗?为什么要杀他?他对你应该没有任何威胁。”

“这是任务。”对方没有给温凉解释的意思。

“我不杀无辜之人,之前我们说好了。”

“表面上他是画家,其实早年时候一直以画家的身份做掩盖,一直游离于各国之中,乃是一个很厉害间谍高手,生平从事过无数间谍活动。”

温凉大吃一惊,这是一位很有名气的大画家,没想到竟然是间谍。

“这一次他是你们大赛的评委,你有机会下手。”

“我知道了,杀了他,还有一个名额,完成任务我们的契约就可以解除了吧?”

“宝贝儿,你就这么着急和我脱离关系吗?”

“师父,你只是我的师父,要是没事的话我先挂了。”

温凉挂了电话,她压根就不敢和他有过多的接触,那个男人心机深沉,和他玩,她会渣渣都不剩,

好在他还是一个说话算话的人,杀了王谷游,还剩一个。

温凉端着做好的杨枝甘露出来,心情很好的样子。

“妈咪,你为什么心情很好?”

“因为妈咪的宝贝最可爱了。”

今晚的温凉心情很好,乔厉爵感觉到了,只是因为她赢了吗?

“阿凉,还不睡?”

“我看会儿画稿,乔,你先睡吧。”

一切都和平时一样,乔厉爵摇摇头,大概是自己想多了吧。

书房之中,温凉的笔记本上却传入了大量资料内容,全是王谷游的资料。

确实他不是一个普通的画家,温凉已经在脑中思考了几套方案。

王谷游已经六十来岁,近年很少再当间谍,既然那人要杀他,说明他还是有威胁能力。

这场比赛对于温凉来说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王谷游。

Louis看着温凉挑衅道:“昨天让你侥幸晋级,今天就没有那么简单了。”

见温凉没有回答,她又吼了一声,“我和你说话呢!”

温凉这才从评委席回过神来,“你说什么?”

Louis见自己说了半天,人家压根就没有管过,气得她冷哼一声离开,“你给我记住。”

李谷游已经有六十好几,是国内很知名的画家,身上穿着一套很干净棉衣,和其他人格格不入。

温凉看到乔厉爵朝着他走去,见乔厉爵似乎给他打了一个招呼就离开了。

也许只是认识的人而已,温凉按捺住内心的不安,上一次她和乔厉爵之间就差点生变。

这次的画家和乔厉爵应该没什么关系,资料上并没有显示任何他和乔厉爵有交集的事情。

比赛开始,温凉落座,乔厉爵背对着她,她并没有看到乔厉爵打招呼虽然很短暂,脸上却很恭敬。

“李叔。”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