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影闪烁之间,赵语感觉自己眼睛都有些看花了,速度实在是太快了,即便是对方被杀了,她也不会有任何的同情,只觉得杀了一个该杀之人。

不是说赵语刁蛮任性,而是在这个世界里,实力为尊,没有实力就连生存下去都是一种奢望,弱肉强食,适者生存,在这里是通行的法则。

弱者被人杀了,是没有人会同情半分的,不像是在蓝星上,弱者有警员保护。

可在这里,没有人会伸张正义,唯一的就是依靠着自己,实力强了才能够让自己不会被欺负。

正因为如此,周围的那些人只是在看热闹,甚至很多人都在为强者加油呐喊助威,可不会有人同情龙门镖局。

“难道那骗子就这么容易被杀了?未免也太菜了吧?”

只看到黑影闪烁,一团烟尘飞舞直接将战场给包裹了进去,让赵语根本就看不到战况如何,周围那些人更是安静了下来,只是就那么的看着。

看来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徐川被实力在问道境的九天豹给一巴掌拍死了,甚至被一口给吞了下去,成了九天豹的腹中美食。

毕竟九天豹可是问道境的实力,徐川只不过是个渡劫境中期的家伙而已,哪儿可能是那兽宠的对手?

“哈哈,看你这个骗子还敢到处招摇撞骗不,九天豹可是我们纳兰家实力最为强悍的兽宠,你这个骗子就送死吧……”

看到烟尘依旧将战场包裹着可是里面却没有了任何动静,纳兰刚烈是心中万分的兴奋,就知道九天豹一出手,在万方城就没有办不成的事情,一个小小渡劫境中期的骗子,那根本就不是对手,不由的兴奋的大笑起来。

“这……”

蓝色裙子齐耳短发小美女清甜素雅写真

就在纳兰刚烈大笑之时,烟尘逐渐飘散而去,赵语的目光立即就聚焦到了那几团黑影之上,不由得瞳孔猛然一缩,就在她以为满地鲜血,徐川已经被吃了的时候,突然瞧见了一个巨无霸身影逐渐显露出来,娇躯猛然一颤,直接愣在了原地。

“这……谁能够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原本以为就算自己不出手就已经是胜券在握,可是烟尘散去之后,纳兰刚烈看向了先前战场,顿时眼珠子都要从眼眶里面蹦出来了,差点没有晕死过去。

先前还对徐川龇牙咧嘴,异常凶残的九天豹,此刻正趴在一头猛兽的脚下来,任由后者将它的脑袋给踩着,就连反抗之力都没有,而且还不时的伸出舌头舔舐徐川的脚面。

而此刻的徐川,双手抱在胸前一副悠然自得模样。

“卧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在这一刻,纳兰刚烈感觉自己的脑子都有些不够用了,不敢相信眼前这一幕,死劲的擦拭了一下眼睛,可还是一样的。

九天豹是自己爷爷纳兰笑的兽宠,骄傲得不行,要是谁抚摸一下脑袋都不行,就会暴怒,可是现在却被踩在地上,它竟然还表现出一副十分温顺的模样,就如同一条看家护院的哈巴狗了。

我特么的是让你去将那个骗子给干掉,可你用舌头舔舐对方的脚面,这样做真的好吗?

纳兰刚烈知道,这是纳兰家成立以来,最为丢人的一次,他们自己引以为傲的兽宠,成了对手温顺狗。

“九天豹,你没有听见吗?给我干掉那个死骗子!”

纳兰刚烈异常的愤怒,冲着九天豹咆哮了起来,右手死死的指着徐川,仿佛对方是他的仇人。

可是九天豹压根就不理会他,依旧用舌头舔舐着徐川的脚面,身体趴在地上没有任何的反抗之心,这种顺服完完是发至内心深处的。

“你,你混蛋,他给我动手,杀了他,我以后每个月给你一颗仙灵丹……”纳兰刚烈焦急万分,急切的吼叫着。

听到纳兰刚烈狂暴的吼叫声,赵语算是彻底回过神来了,一双漂亮的眸子睁得老大,死死的将徐川给锁定了,她怎么也想不明白,为什么戏剧的翻转会如此的快。

“你,你怎么……”

赵语心中大骇,特别是看到徐川身边的上古撼天龙猿的时候,更是心中如同翻江倒海一般,即便是她这种对于驯兽狗屁不通的人,也知道它十分的厉害,先前还以为只是一个小宠物,萌宠。

周围那些人更是吃惊不小,原本以为徐川铁定被欺负,可是现在被欺负的是九天豹。

“呵呵,是不是傻眼了?”

徐川戏谑的看了眼赵语,随即对纳兰刚烈一指对九天豹说道,“他真的好吵,去将他的嘴给我封起来。”

示意上古撼天龙猿的将蹄子拿开,徐川用脚对着九天豹踢了踢。

“吼!”

九天豹噌的一下就从地上跳了起来,满脸凶悍的死死盯着对面的纳兰刚烈发出一声暴吼。

吼叫完毕,抬起腿就向他行了过去,浑身散发着暴烈气息。

“你,你要干什么?你可是我们家的兽宠,你不能够帮助外人对付自己人!”

看到对方一步步行来,纳兰刚烈吓得心脏都在颤抖,一边向后倒退,一边哆哆嗦嗦说道。

不过还没有向后倒退多远,九天豹四蹄在地上一踏,便是向他扑了过来,张开了血盆大嘴,一双强壮的前蹄,猛的向前一拍。

“嘭!”

纳兰刚烈都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只觉胸口被猛击了一下,身体就如同断了线的风筝般,倒飞了出去,最后狠狠撞击在了一处墙壁之上,一口鲜血顿时就喷了出来。

从地上爬起来,纳兰刚烈擦拭了一下嘴角的鲜血,心中是万分的委屈,泪水都流淌了出来,惊骇道:“为什么,这到底是为什么?九天豹,你可是我们家的兽宠,我爷爷花费了大量心血驯服你的。你怎么能够忘恩负义!”

九天豹如同纳兰刚烈说的那样,可是他们家花费了大量心血培养出来的,现在它不仅不帮助自己,反而听从外人的话,向自己发动进攻,狠狠的揍自己!

“啊……”

就在他想不开的时候,就听见一声极为尖锐的叫喊声,扭头看去分明就是从赵语那里发出来的。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