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为人人都跟一样变态呢,我特么的加入驯兽协会,还是靠着那三寸不烂之舌,而加入,则是会长他们都求着,还当了个地位仅次于会长的大顾问。”皇甫千重心中一阵腹谤,眼神变得幽怨了起来。

当然,这样的话,他是不可能说出来的。

瞧见徐川那鄙夷的样子,皇甫千重一脸无奈,右手在自己的脑门之上轻轻拍了拍,他今天才知道什么叫做人比人气死人了,自己怎么就与徐川差距如此之大呢,搞得他今天心情就如同坐过山车一般,上下起伏实在是太大了。

“徐大师,我这不是在促进进步吗?多一个头衔,往后就能够享受驯兽协会的一切资源,这有多好?那些资源,是很多人都梦寐以求的,甚至就连我们皇室都羡慕,居然不当一回事,大师,是天上掉下来刷新我的世界观的吗?”皇甫千重说道。

“不跟闲扯了,咱们还是快点回去吧,天色已经晚了,再不走的话,咱们就得摸黑回去。”徐川摆了摆手,直接右脚在地上一蹬,身形腾空而起,直接将皇甫千重给甩了开去……

望着已经化作一道黑影消失在了半空中的徐川,皇甫千重一脸无奈之色,这速度未免也太快了,快到了让他这样的天才都无比咋舌的地步。

这种速度几乎都已经超过了问道境初期实力之人,难道说,徐川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了?

要是如此的话,未免自己与徐川之间差距也太大了,同样都是年轻人,对方还要比自己小了两岁,可实力上的差距就整整差着一个等级。这种等级上的差距,那可不是一两年可以弥补的,有的人甚至穷其一生都没有突破。

在修仙界,无不到处充斥着弱肉强食,实力为王!

如此年轻,居然一点都不傲娇,往后恐怕他的实力还会飙升。

皇甫千重竟然有一丝丝的庆幸,幸亏与徐川是朋友,要是敌人的话,他都不知道自己会有一个什么样的死法。

想到西阳君,雪天一他们几个那羡慕的眼神,皇甫千重嘴角微微上翘楚一抹极为好看的弧度,随即双脚在地上一蹬,按照来时的方法就这么如同青蛙一般的跳跃回家。

田间清纯美女害羞捂脸可爱甜美写真

徐川并没有再去王府下榻,反而是前往了国主提供给他居住的驿站,那里说是驿站还不如说是一个豪华的饭店,一楼二楼都是饭堂,三楼四楼才是客房,他拥有的是一间装修非常不错的甲字号上房。

今天在驯兽协会总部那里,徐川可不是一直闲着没事,反而是趁机吸收了不少灵气,宛如骆驼存储食物一般,统统将灵气存储在了丹田处,并没有经过丝毫的炼化,这次正好可以好好的炼化一下。

没有经过炼化的灵气,那是不为自己所用的,而且存储的时间并不长,最多也就六个时辰,按照蓝星之上的时间换算,也就是十二个小时而已。

所以徐川现在就要好好的炼化,将其化为自己所用。

盘膝坐在床上,徐川双手结印在自己的跟前画出一道圆形,顿时体内的那存储的灵气就被他给排出了体外,在他的身体四周形成了一团极为浓郁的乳白色烟雾。

要是有人过来的话,肯定会被眼前这一幕给震惊到,一团白雾紧紧的将徐川包裹其中,他此时看起来就如同一团白色烟雾散发器般,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一团雾气在逐渐的变稀薄。

灵气炼化的一个过程,就是体内灵气充盈的一个过程。

只不过,他现在炼化的灵气浓郁程度远远比不上能量核所释放出来的灵气浓郁,可是这并没有任何的副作用,而且还能够滋润躯体,这才是他乐见的,要不然的话,他也不会废那么大的力气贪婪吸收那么多灵气存储起来。

当时还搞得在前面引路的皇甫千重每次都拿诧异的目光瞧着他,那意思就像是在说,是不是生病了,怎么喘息声这么大?

时间在修炼当中缓缓渡过,将那些灵气全部消化了之后,徐川感觉自己的身体轻松无比,浑身舒畅,浑身的毛孔都张开了,要不是条件不容许,他恨不得搞一些灵液浸泡自己的身体,让身体健壮更加的飙升。

“咔擦!”

就在这个时候,徐川突然听见一声极为细小声响,窗户已然被人打开,紧接着一道黑色身影就出现在了屋内。

其实早已经感应到对方来到这里,可他的身上并没有威胁,所以也没有太在意,而且他还感应到这股气息十分的熟悉。

“既然来了,就安静的坐一会儿吧,等我半小时就好了。”

徐川头也不回,声音极为的平淡的响了起来,在房间里面回荡着,自有一股不容侵犯的尊严。

来人穿着一袭黑色夜行衣,脑袋还被连体衣的帽子遮掩着,脸部还带着一个面具,让人根本就瞧不出他是谁,可他在听到徐川这番话之后,整个人精神一凛,几乎是下意识的向后倒退了一步,寻了个位置坐了下来。

平日里高高在上的他,此时也不得不等待着徐川从修炼状态当中退出来。

同样作为一名修仙者,他也非常清楚,随便打扰别人修炼那是极为不礼貌的行为,严重一点的话,可能会被别人给击杀了。

而且,他此时还瞧见一头极为凶悍的血妖傀将他给盯着,让他都不敢有丝毫的越轨举动。

要不已经修炼到了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恐怕他早就被这东西给吓到双腿颤抖了起来,要知道这玩意儿的实力可是拥有问道境初期,对战起来,恐怕他要处于下风,最后很有可能被对方一口吃掉。

“不知道皇甫兄这么晚前来,有何贵干?”

半小时之后,徐川从修炼状态退了出来,缓缓走到了桌子跟前,轻轻拍了拍体型变大的上古撼天龙猿,缓缓的说道。

“,怎么知道是我来了?”皇甫烨非常的震惊,好奇的问道。

即便是平日里已经做到了宠辱不惊,可是徐川今天晚上还是给他带来了震撼。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