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漫画都要被腰斩了,那个时候谁还管什么热情不热情?

套路虽然是个大问题,但如果不进行套路的话,这本漫画可以说连问题都没有了。

为什么没问题?因为被直接腰斩了啊!

这一点十分的可悲,但同样真实的让人不得不去承认,这是一个残酷的行业。

想要在这里生存下去,那么就必须拥有相应的才能,弱肉强食用在这里最为恰当。

周刊ju上面一共只有20个连载位置,一般只有荣获新人第一名的才会有资格正式连载。

这个连载也不只是单单的连载,每一次有新人第一的出现,就代表着周刊ju上面将会有一本漫画面临被腰斩的结局。

当然,并不是新人第一就一定能够获得连载,集英社相对而言也算是有点人情味,周刊ju排在末尾的作品,只要不是连续好几次都排在那个位置,那么就不会被腰斩。

至于新人第一名,就会被安排到集英社旗下的其他漫画杂志上面进行连载。

还有一种方法,那就是的漫画能够将整个编辑部给震惊,编辑部也肯定会毫不吝啬的敞开大门,这一点龙珠就做到了。

“相信大家都应该大概清楚我要说的坏消息了吧?”

大眼睛和服少女古镇唯美写真

堀内丸恵面朝众人淡淡地发问了一句,没有人回答他,不过在场的气氛又严肃了几分。

他伸出手指轻轻敲击着桌面,很沉稳的敲击声响彻在了整个会议室,节奏不紧不慢,但却让大部分人冷汗细流。

过了三分钟左右,堀内丸恵似乎感觉再等下去也没有人会站起来回答,他这才收回了手,双手杵着下巴,沉声说道:“看来大家都没有被好消息给冲昏头,上个星期的周刊ju销量一共是220万,死神正在连载的时候我们的销量大概也在200万,是不是看到上周足足上涨了20万就认为接下来会一路风顺?”

没有人回答他,堀内丸恵也没有感到奇怪,整个会议室似乎成了他一个人的一言堂,对此堀内丸恵也没有丝毫在意,“如果抱着这种想法的,那么我建议可以现在回到自己的工作位置收拾好行李滚蛋,尽管可以和其他人说是我滥用职权之类的话。”

“社长……”

在场有位编辑有些苦涩地笑了笑,堀内丸恵闻言突然像炸了毛的猫一样,伸手狠狠一拍桌子,怒目大声喝道:“社长、社长,社什么长?们眼里还知道我是这里的社长吗?!

我交代的事情从上个星期到现在一点动静都没有!到现在们还给我呆在原地踏步,们知道在们无作为的时候,我们整个集英社又浪费了宝贵的一周时间吗?

谁要是不想干这份工作直接辞职,我现场就批准了,咱们公司不养闲人!”

堀内丸恵的咆哮声回荡在场众人的耳边,最欲哭无力的还是刚刚发声的那位编辑。

他只不过是很普通的喊了社长两个字,没想到迎面就是一阵暴风雨,然而尽管他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红,也不敢当面顶撞正在怒头上的堀内丸恵,只好捏着鼻子认了。

应该说在场众人,没有哪位敢在这个时候去触怒这位正在气头上的社长,也就顺势给了对方一个台阶下。

在场众人相信经过一番发泄后,堀内丸恵的气头也会降下来一点,故而大家只能用同情的目光看向了刚才那位勇于站出来的编辑。

果不其然,将这一番憋在心里的话话趁着势头说出来以后,堀内丸恵郁闷的心情总算好了一点,但脸色还是阴沉着的,肃着脸说道:“等到富坚义博老师休刊的时候,咱们周刊ju的销量不要说220万,恐怕会直接下降到100万,所以我希望大家接下来能够认真点工作,不要整天坐在办公室,就以为有新人带着现象级的漫画来投稿,既然没有人带着现象级的漫画投稿,那么就都给我出去好好的找一找,要是找不到就不要回来了,明白了吗?!”

“明白了!!”

众人齐声回应道,他们都知道堀内丸恵这回可不是在开玩笑,如果事情真的搞砸了,到时候日子就没那么好过了,但是这样一来他们还真是有点不太适应。

其实在漫画界编辑们出去寻找新人也是很正常的事情,甚至有一些漫画杂志社的总编都亲自出马去招揽新人。

但集英社终究是不同,几乎除了那几位业界有名的泰山北斗级人物,周刊ju编辑部的编辑都不会拉下脸来去找新人或者挖墙脚,因为霓虹国各地,甚至世界各地的漫画家都会自动来投稿。

而身为集英社的编辑,他们只需要坐在办公室一篇篇的挑选漫画就行,遇到合适的就看邮件上的联系方式。

该作品的作者和编辑两人会面对面的交谈后,期间也并不是说那位新人漫画家就百分百有资格连载在漫画杂志上。

在这期间编辑还会观察该漫画家的举动和谈吐,如果是不听劝的那种类型,很有可能就会直接选择放弃。

然而现在面临着大危机的集英社也管不了那么多三七二十一,尽管知道他们亲自出去寻找新人,也不太有可能找到现象级的漫画,但目前也只能死马当做活马医,万一瞎猫碰上死耗子了呢?

闻言,堀内丸恵的脸色一缓,语气也柔和了下来,“刚才我说话可能有点冲,还希望大家能够见谅。

不过现在也只有这种笨办法能够多增加1点概率,如果就这样无作为的等到时间结束,那么后果大家也都清楚,只要这回谁能够做出贡献,咱们也不会吝啬奖励,相信总部那边也会记住。”

大棒加糖果,这种方法在职场上很常见,但却是屡试不爽,往往很容易激励起员工的上进心。

听到总部两个字,在场不少人露出了些许异常的神色,就算是饭田绫乃也不例外,在场也只有松本总编和北原副总编两人神色如常。

堀内丸恵见状微微一笑,转头看着饭田绫乃说道:“饭田主编,神主老师那边不用去注意了,相信这个问题大家都很清楚,目前也只能放弃神主老师了。

所以饭田主编只需要最近加大力度寻找有潜力的新人和重点培养椎名真白老师就行。”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