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他说到这个,银铃顿时沉默起来,她先是给他说了声她回去请示下,然后就消失不见,也不知道她去了哪里,大概一炷香后,她再次返回,脸色凝重的说道。

   “贺道友,不管道友先前所说是从哪里得来的,本阁先警告一句,道友这消息还是不要让外人知道的好,不然将会引来天大的灾难。”

   “本座知道!”

   徐川点点头,他自然知道这个消息的重要性,但是他也没有想过不泄露,毕竟他又不是飞云界的人,只要能损害飞云界、七大仙宗利益的并且有益于他,他肯定会做。

   倒是天道阁的态度让他警惕起来,听银铃这么说,难道天道阁也参与了其中?这也不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只要利益够大,敌人都能成为朋友,更别说天道阁几乎和修仙界任何宗门保持友好的关系。

   “那就好。”

   银铃脸上露出笑容,又跟先前那般一样,随后她继续说道:“贺道友,刚才妾身去给本阁前辈请示了下,本阁前辈告诉妾身,道友问的消息天道阁确实知道,但是打探消息者最少也要化神境实力,你看这”

   最少需要化神境实力?

   徐川眼中的警惕化为戒备,这是委婉的拒绝他了吗?不止,应该还有试探他的意思,他装作似乎不知道这些般,皱着眉头不满的说道:“为什么要化神境实力?不是说天道阁只需要灵石就能打探任何消息吗?难道你们说话不算数?”

   “额,道友,这件事不是妾身能做决定,再说,就算道友有资格知道这些消息,估计道友也没有那么多灵石打探,那些消息都是绝密,没有道友初次打探的那个消息十倍以上价钱,根本就不知道。”银铃带着歉意的说道。

   “好吧!”

   徐川装作沉默下来,良久,他才像是消气了般轻声说道:“本座要问的就这些了,本座告辞。”

   秋天森女范白色毛衣美女傍晚唯美写真

   “这贺道友,你就还没有其他消息要打探的?”银铃眼中露出丝慌乱,勉强笑着说道。

   她没有想到徐川竟然这么干脆的要离开,她刚才前往汇报的时候,上级给她了个任务,那就是能拖这贺州多久就多久,尽管她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做,但是上级的任务她必须完成。

   “不用了,本座现在也有急事,开启阵法吧!”徐川直接说道,都已经站了起来,等待着传送离开。

   “道友,就算有急事应该也有喝杯灵茶的时间吧?本阁准备了云雾茶,对元婴境修炼大有裨益”她再次说道。

   “本座说了,现在离开!”

   徐川脸上露出冷色,冷冷的说道,他现在就算再笨也知道银铃在拖住他,尽管不知道她为什么拖,但是他知道不管为什么肯定都不是好事,所以他不给她机会。

   “难道你们天道阁也想做那黑店的买卖,将本座留下吗?”

   说出这话,他是声色俱厉的说的,同时做好了唤醒敖海的准备,从这里突围出去。

   “贺道友误会了,妾身没有其他意思”银铃脸色一僵,他的话让她感到很难堪,可是她也没有打算让他离开,就在她准备撒泼弄浑无论如何也要将他缠住的时候,她的脑海中响起道淡淡的声音,她脸色微变,又恢复到笑容满面。

   “道友,刚才妾身得罪了,天道阁做买卖为本,有金主用大价钱嘱咐,不管是谁打听关于世界战争的事情,都要将打听者尽力留下,当然是尽力,毕竟本阁不会做强留客人这种事情!”

   “该死!”

   徐川心中暗自骂了句,他就知道,天道阁拖住他没有好事情,原来是这样,至于到底是谁要将打听世界战争的消息的人留下他没有问,问了也白问,而且他的心中也有几个对象。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