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陈皇朝的东宫,皇太子陈德明正在听了密谍首领吴锋的禀报后说:“这么看来,二弟和三弟都不安分守己,看来得敲打敲打才行。”

   吴锋微微垂首,恭敬地说:“太子,依奴才看有两种选择,一是放任折腾,先由着他们胡来,咱们只需收集他们的恶行罪证,时机一到,一网打尽,还有一种选择,他们都想霸占一座城池做为大本营,咱们不如占据宁海城。”

   皇太子听了之后,沉吟了一下才说:“的意思是,占据宁海就等于扼住了海关,而海上贸易是来钱的买卖,最容易获得海量的财富,有钱能使鬼推磨.不错,这是一条思路,准了!”

   吴锋垂首答应:“诺,奴才这就去办。”他退出了东宫的议事厅。

   这时候皇太子身后,出现空间能量波动,一个古稀之年的老头,现身出来:“太子,老奴有一建议,不知可行否?”他太清楚皇太子翻脸不认人的行事作风,处事总是小心翼翼的应对。

   “师父,有什么建议就直说。”皇太子眉头一挑,眼底闪过一丝不为人知的凛冽眼神。

   “太子,老奴也有两个建议,一是劝说皇帝,皇子们不得私自占据城池为王,另外就是咱们明面上替皇帝分忧,打理宁海城,暗中发展势力,以备不时之需”

   东宫太子有三师,分别是太子太师、太子太傅、太子太保,眼前同太子议事的是太子太傅,他教授太子武功,极为得宠。

   太子陈德明灵机一动,采纳了第二种建议,吩咐下去:“明面上咱们的重点放在宁海市,在那里发展势力,其实咱们把隐秘势力,暗自放到西凉城培养,这是明修栈道,暗渡陈仓。”

   陈德明很有谋略,他的父皇这几个来月,一扫过去那颓废之气,变得精神抖擞,过去一个月难得翻一次牌,如今开始着手选秀,不难看出他老当益壮,精力充沛,等同于正当壮年。

   陈德明感觉自己上位,还外在遥遥无期的状态,很多事得悄悄进行,不能做出格的事,避免东宫之位被他人图谋了。

   陈德明之所以看重西凉城,那是他打听到郦江城周府二少爷,很快会启动一个特区计划,这计划就是在香奈尔沁草原与昆明山,昆明河那一片区域,进行大力开发。

   白袜子女孩修长美腿可爱甜美私房写真

   皇帝在陪都的行宫就建在宁海城,身为太子的陈德明,知道父皇对他持有戒心,如果他不是太子,早就远离京师,占寨为王,他有一种不安分,十分躁动的雄心壮志。

   这时候,太子三师之二的太子太师,太子太保,相继进来,他俩看到太子太傅,垂首退去,相继跪拜在太子面前。如今太子已经长大成人,把帝王术学到了六成火候。

   “太师,有什么好的建议,让东宫与周府那个败家子建立秘密同盟。”陈德明眼睛是单眼皮,眼睛偏心,其实他有很强的小心眼,只是每次谈到周云凡,就没人跟进他的说词,这让他十分窝火。

   “太子,是储君,不用太在意郦江城周家人,甭管他势力有多大,无需担心,未来某一天,他一定臣服在脚下。”太子太师是三朝元老,可谓是德高望重。

   陈德明把目光投向太子太保,想听听他怎么说。这位同样历经三朝的元老,却缄默其口,一言不发,保持中立。一方面他不想得罪太子太师,另一方面他深知郦江城周府的实力。

   一个独自垄断皇朝火器生意的周府,它的实力岂是其他世家能相提并论的?太子太保是皇帝安排在太子身边的武将,武力超凡入胜,他接通触周府提供给皇宫的武器最多。

   可以说,皇帝特批,允许郦江城周府能拥有一万人的护卫,这已是破天荒的第一次,周府拥有的私军,就连大陈皇朝资格最老的藩王和亲王,都无法与它比肩。

   朝庭允许周府护卫人数达一万,周府目前一直停留在六千卫士的规模,并不是养不起这么多的卫士,而是人家自律,不想让皇朝有顾虑。

   太师太保的缄默其口,太子太师却高谈阔论,无需担心郦江城周府那点势力,这给太子造成了很大的困扰,难以下决断,一拖再拖,给周云凡充足时间强大。

   太子身边除了太子太傅,太子太师,太女太保这三公之外,另外还有三孤,太子少师、太子少傅、太子少保,他们是三公的副手。

   尽管是只有荣耀的虚衔,只是虚职,却能凭着各自的人脉,在朝庭混得风生水起,毕竟太子是储君,没有重大变故,未来某一天会上位当皇帝。

   当太子太师,太子太保,这两个人离开后,太子身边的三孤也来到东宫,打探皇太子是怎么想。

   可惜说到有关郦江城周府时,他们选择一问三不知,甭管是真不知道,还是假装不知道,反正他们三个修起了闭口禅,除了满嘴唔唔地应承,其他连句屁话都没说。

   暗中风传护国公主如今同周家二少爷形影不离,这个时候说周二少爷的不是,那就是虎口拔须,活得不耐烦了。

   再说,郦江城周府东院东厢的茶餐厅,蓝蝶看到陈灵妙解手去了,就贴近周云凡身边,动用“虚空传音”秘技,定向发话到周云凡耳内。

   “二少爷,随着皇帝下诏,修建陪都,各方势力蠢蠢欲动,有很多不怀好意的人,把目光盯向周府,就不做些准备?”她把心思全用在辅佐二少爷身上。

   周云凡眉头一挑,动用“虚无传声”定向回话到蓝蝶耳内:“蝶儿,有什啥好建议,就直说。”

   “二少爷,咱们做事总不能老是被动挨打,得主动出击,就拿组建周府侦骑队来说,它是被动的产物,火烧眉毛之际,才想到这一招。”蓝蝶的话内含深意。

   智商素来很高的周云凡立即猜到蓝蝶的言外之意,灵机一动,就淡定的吩咐:“谢谢的建议,筹建周府谍组的事,来牵头,至于侦骑除的事,暂时交给紫瑛全权负责。”

   接下来,蓝蝶就同周商量创建谍组的细节,周云凡不差钱,有钱好办事,这也是应对修建陪都,下一步暗棋。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