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去的路上于龙速度很快,也没怎么说话,三人都沉思着。

   总算是将萧晓送走了,不知道是该庆幸还是怀念,不知道离开他以后是否还会出现这么多事情,万一再出事了还有没有一个人会出头。

   “蓉城永远欢迎你回来!”在通往外公的小路钱,这是夏荣章最后的一句话。

   总有人会因为一些委屈给被逼走的,如萧晓这样的,明明背景很大,却没有利用,从而被一些井底之蛙给逼走。

   为了蓉城的和谐,为了王伦不疯狂的报复,失望之下的萧晓选择了离开。

   外公下葬是很有必要回来的,在萧晓牵着唐糖慢悠悠回到家的时候家里人早就离开了。

   这是当地的习俗,在入土之前要出去游走一番,然后在一个吉时入土,以此来保佑下一代。

   认识的亲戚一个都不在,不是亲戚的到有两个,莫煊和苏嫣然,这两个丫头虽然很早就敢来了,却也没有见到夏静,现在正坐在圆桌旁边无所事事,见到萧晓后两人倒是故作矜持强忍着心里的躁动没有上前。

   “我下午要走了”将小丫头抱在怀里,萧晓对着两女笑眯眯的说道,算是一种告别,相识一场终会分离的。

   原本还在矜持的两女一下子不淡定了,差点重心不稳就摔跤,目不斜视的看着萧晓,等待着他的解释。

   “有些事情是必须要去追求的,不然会后悔一辈子”萧晓笑道,有些事情,如果不去尝试,那就真的懊悔莫及,必将一辈子活在那个阴影之中。

   莫煊和苏嫣然对视一眼后,不由的都明白了,这个家伙终于准备去找小师妹了,看样子小师妹在他的心里地位真的特别重要啊,这边的事情刚告一段落就忍不住的要离开了。

   百年难遇美少女罪音子软妹萝莉花海清纯写真

   “什么时候走,我们送你”莫煊看着萧晓的眼睛询问道,苏嫣然也在一旁点着头。

   其实最为难受的就是苏嫣然了,原本认为萧家老太爷都出面了,这桩婚事就是必然形成了,奈何,先是冒出来一个莫煊,然后又冒出来一个小师妹,偏偏萧晓这个爱恋着的人还不像是其他萧家人一般规矩,看起来冰冷,做事更加冰冷!

   “应该是下午”萧晓也不确定,如果真的没什么需要他解决的事情了,那就吃了午饭离开,如果告别是一场苦情的话,那就会拖得很久。

   他牢记着外公告诉他的一句话,想做什么,那就去做,如果连自己的思维都没有了,那还算是一个完整的人吗?

   他无疑很伤心,却没有表现出来,他也舍不得外公的离去,可是事已至此除了更好的活着以外,没有什么事情能够更好的表达对他的爱意了。

   “我会来找你的!”莫煊坚定的说道,相隔十七年,再次相遇,无疑是缘分,是上天垂怜她,这个给予她种种误会和震撼的男人就像是她的真命天子,她再也不想失去他了。

   苏嫣然也在一旁附和着,她倒是没什么,反正苏氏百货在华夏每个地方都有,大不了就搬去单东呗,再加上莫煊,就算是客场作战也不会显得多么被动的。

   “不用,有些事,强扭不得”萧晓苦涩的笑道,两个女孩的深情他或多或少能够感觉得到,没有谁会无缘无故对一个人好,必有所取,是感情也好,是阴谋也好,现在萧晓心里都装不下其她人了。

   “有些事,一旦错过会后悔一辈子的”莫煊用了一句萧晓刚才用过的话一脸笑意的还击了,使得萧晓无奈的摇着头,不想和她纠缠这个问题了。

   “听说,她还在念书?”见在这个事情上没什么持续探讨的可能,莫煊又询问道。

   “应该是吧,怎么了?”萧晓点着头说道,小师妹是在念书,没错的。

   “都快过年了,你去哪里找她呢?”莫煊又调侃道,再过一个多月就过年了,学校都会放假的,到时候萧晓去哪里找人呢?所以莫煊还是想换着法子将萧晓给留下来的。

   “我心意已决,自有办法”萧晓笑道,对于小师妹的地点他还是或多或少知道一些的,当初的只言片语之间以及小师妹给萧晓发出的照片,他还是能够推断出某一个地点,只是不怎么精确罢了。

   见状如此,莫煊也算是放弃了,如果再执意要让萧晓改变决定,肯定会让他对自己产生厌烦的,那倒不如放手让他去,然后自己调个班,去飞圣阳,飞单东呗。

   随后四人三大一小四人沉默了半个多小时,送葬的人终于回来了,萧晓就像是一个盘观者一般的没有出去,没有去看着外公下葬,甚至一滴眼泪都没有落下。

   还是夏静等人忙完以后进来才看见萧晓。

   无疑,夏静的眼睛是通红的,莫煊苏嫣然两女赶紧将夏静给扶到了椅子上,她们俩一左一右的坐在她旁边。

   “我准备走了”等到夏静情绪恢复的差不多,萧晓才开口说道,还是要知会母亲一声的。

   “你爸爸下午要来,你不去告诉你外婆他们一声?”闻言后,夏静将擦眼泪的纸张捏成一团握在手里,轻声问道。

   萧晓看着那个已经无力的老人和舅舅们,伤感的情绪也蔓延了起来,却没有爆发出来,毕竟,他是一个铁血战士,能够控制得住,他是一个理性的人。

   “不用”这一次,萧晓的声音有些颤抖了,不用说了,他会回来的,回来收拾这里的烂摊子。

   “那就好”夏静淡淡的说道,然后就像是不知道一样坐在这里等着开饭,在此期间,夏方舟过来了,夏薇在他的搀扶下抱着孩子也坐了过来,莫煊和苏嫣然两人赶紧的打着招呼。

   没有人知道夏静说的好什么,也没有问,只有她自己知道,儿子该做的事情都做了,该报的仇应该也报了吧!

   很快就开饭了,这一桌的人还是焦点,因为有夏静这个消失多年的女儿和萧晓这个外孙,有莫煊和苏嫣然两个大美人,不少人都在议论着萧晓怎么现在才回来。

   给读者的话:

   求推荐,求收藏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