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这点我们会调查的。但郑小姐那情况,不管是不是灵异事件,她都该接受心理辅导。”

   “我、我知道了……我会和她爸爸妈妈说的……”

   2013年12月21日,在学校内部进行搜查,发现鸟窝及残破护身符,并无异样。

   2013年12月22日,得到学校监控录像,并无异常。

   2014年1月13日,将委托人事发前近半年的行踪排查完毕,联系委托人。音频文件07820140113.wav。

   “好久不见,郑小姐,最近感觉怎么样?”

   “已经没事了,谢谢你们,有了护身符我好了很多了。还有心理医生……心理医生跟我谈过,我可能是被恐怖片影响了。不管怎样,谢谢你们的护身符。我……我能再买几个吗?我想着,想着留着备用……医生也说,如果能有个心理依靠的话会好很多。”

   “当然可以。不过,在此之前,我们谈一谈其他事情吧。我们这次请您来是有些问题想要问您。”

   “啊,你问吧。”

   “2013年10月的时候,您和段小姐两人参加了民庆市这边的旅游节活动吧?”

   “嗯,是的。我们有去看花车巡游,白天去了展览馆。”

   白衬衣清纯女孩居家梦幻生活照

   “那个有问题?我们那天没有做什么啊。”

   “是不是有问题,得看我们接下去的谈话才能确定。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我们就说过了,你们可能做了些自己都没察觉的事情,因此才会遇到那种奇怪的事情。”

   “这、这不是我看了恐怖片的缘故吗?”

   “请不要紧张郑小姐。据我们调查,您这半年内最为明显的异常行为就是参加旅游节活动了。”

   “旅游节活动能有什么异常?那是政府办的吧?来的外国人也都是他们政府组织的!难道他们还……”

   “小妹妹,一段时间不见,你又忘记我说的话了吗?”

   “我……我觉得心理医生没说错,就是我拉着小蕊看恐怖片,她才会那样的。”

   “两位既然参加了旅游节,那应该也知道,旅游节期间的展览活动不光展览各国的风景,还有民俗活动的介绍和体验。其中,各国的宗教文化也包含在内。我们目前怀疑,两位是在那期间做了点什么,被异国的恶灵盯上了。”

   “我们那天做的都是一样的事情,没道理小蕊碰到了那种事情,我没事吧?”

   “今天找两位来,就是想要排除这种怀疑。请两位详细说说那期间的经过吧。”

   “我……诗诗……”

   “那我来说吧。”

   “请。”

   “我们周末早上就去展览馆。我记得那天我们去了a国、b国和i国的展览馆。你要说宗教的话……我们就看了i国的米兰大教堂,是那种三百六十度帷幕的电影,之后工作人员送了每个人纪念品,是大教堂的冰箱磁铁和明信片,所有人都拿了,而且都是一样的。除此之外就没什么了,大多数时间都在排队,我们两个没和人说话,在用手机一起看视频。晚上看花车,那个上面有看到过一些宗教的东西,但当时看到的人太多了。”

   “第二天呢?”

   “什么?”

   “我们查到了两位的消费记录,您二位在周末第一天去了展览,第二天也去了吧?”

   “……”

   “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

   “第二天……第二天我们……”

   “我想不起来了。你们真的有查到消费记录?”

   “是的。消费记录显示,您二位订购了第二天j国馆夜间庙会的门票。”

   “啊!”

   “我、我不记得了。你们查到了消费记录?确定是我们的吗?你们怎么查的?”

   悉悉索索……

   “这是网上的预定记录,登记的名字和手机号是两位的,而且预售票之后有被取走。”

   “这怎么可能……我……我一点都不记得……”

   “……”

   “郑小姐很喜欢j国文化吧?你的背包、钥匙、卧室的摆设都有很多j国明星的东西。你喜欢的明星是那天庙会的特别嘉宾,以你的财力和时间来看,你都很可能去参加那天的庙会。”

   “我……可我……一点儿都不记得……”

   “看来,您身上发生的事情和这一天庙会有关了。”

   “……那、那怎么办?”

   “我们先得搞清楚,你们在那天都做了些什么。”

   “小妹妹,你的脸色不太好看呢,想起什么了吗?”

   “啊……”

   “不要隐瞒比较好,不然我们被误导或耽误,对你的好朋友来说可不是好事情。”

   “诗诗……诗诗,你记得那天发生的事情?”

   “我看到这个……就想起了一些……”

   “想起什么就说什么吧。”

   “那天晚上,我们去了庙会。那里,就跟这个海报一样,一条长长的路,挂了很多灯笼,很漂亮,终点是神社。我记得……我记得我们有在鸟居拍照片,买了苹果糖,捞了金鱼……还去神社买了绘马,是一对的,保佑友谊地久天长的那种……”

   “是、是那个有问题吗?”

   “你就只记得这些吗?”

   “嗯……对了,和服!我们换了和服!庙会门口有租和服和卖和服的店,我们两个……我忘了是租的还是买的了,反正换了衣服,穿了木屐。小蕊不习惯,还差点儿摔一跤,我和她挽着手,笑着……笑着说了什么……之后……最后有演出,就是j国那种艺妓一样的舞蹈……小蕊喜欢的明星有表演,好多粉丝在那儿叫……”

   “在您二位家中没有相关的纪念品吗?”

   “没有。你们要不说的话,我都不记得这事情。”

   “我也没……那个庙会都结束那么久了,神社什么也都拆掉了,是不是……我是不是就没有救了?”

   “因为是两国政府组织的活动,参加庙会的私人企业也会做登记,要找到那些j国人并不难。请您放心,郑小姐,如果有需要,我们会去j国处理这件事的。”

   “不过,就我们现在查到的资料,神社和摊主的资质都没有问题,尤其是神社,是复制了j国有名的一座神社,并从那里请来了两位神官和巫女。所以我们认为,问题可能出在两位购买的东西或做过的事情上面,甚至有可能和庙会没有联系,是两位在前往庙会或从庙会回来的途中碰到了什么事情。”

   “那,那该怎么办?”

   “先请两位回去找找看家中有没有多出来或少掉的东西吧。”

   “嗯,好的。小蕊……”

   “郑小姐,您不必害怕,护身符一直有起作用,对吧?”

   “对……”

   “那么,它会继续保护您的。在此期间,我们会解决掉这个问题根源,您会没事的。”

   “对啊,小蕊,你一定会没事的!”

   “嗯。我……我要是没去庙会就好了……”

   “小蕊……”

   “郑小姐,即使不去庙会,你也未必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