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张呈珉像一颗大石头似的重重地落在了地上,这一次好半天都没能爬起来,王捕头他们看的都呆住了,好半天才反应过来,急忙上前去将张呈珉搀扶起来。

   然而……

   被称呼起来的张呈珉依旧暴跳如雷,一双眼睛恨恨的瞪着北堂夜泫,额头青筋一突一突地跳着。

   李家姐看见这样,非但没有帮着张呈珉去找北堂夜泫的麻烦,反而一眼仰慕的看着北堂夜泫,双眼里仿佛冒出了许多粉色的桃心。

   “好厉害呀……我本就应该嫁给这样的英雄才对!我要回去跟我爹娘,我要改嫁!”

   “……”

   寒月乔,北堂夜泫和飞飞他们都有些无语。

   张呈珉就更加无语了,而且简直就是雪上加霜。他对北堂夜泫的愤怒转而变成了对李家姐的愤怒,恨恨地瞪向李家姐,牙齿都咬得嘎吱嘎吱直响。许久才发出了低沉的声音。

   “你当真考虑好了?”

   “我……”李家姐被张呈珉的样子吓得气势落了下去,可没料到北堂夜泫的魅力那么大,李家姐一咬牙一跺脚,还是坚定的点头,“我决定了,回去跟爹娘求情,让他们帮我退婚!”

   “呵呵呵!好,好的很啊!”张呈珉冷冷一笑,阴恻恻地盯着李家姐道,“你可记着,过两天便是兽王选妃大赛了,我可记得,你家的妹妹也是报名参加了的,到时候你家的妹妹可就要自求多福了。”

   “你什么意思?”李家姐瞪大了眼睛。

   大眼雪纺裙美女清新私房温暖阳光唯写真

   “呵呵……”

   张呈珉没有再回答李家姐什么话,也压根没有再多看李家姐一眼,转身便喊着王捕头那些人通通随他一起离去。

   原地只剩下了围观的百姓和李家姐,以及李家姐,那些被寒月乔打趴在地上,好半天也爬不起来的侍卫。李家姐却完不看那些侍卫一眼,只是一脸羡慕崇拜的扭捏着身子来到了北堂夜泫的面前。

   “我知道你已经娶妻生子,但是我发现我已经没有办法低档住你的魅力,所以我决定,我愿意继续嫁给你!哪怕做妾也没有关系!”

   “……”

   北堂夜泫眉头皱了起来。

   寒月乔和飞飞他们则是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这个李家姐,又看了看北堂夜泫。不敢相信北堂夜泫的魅力,竟然可以让刚刚还骄傲如孔雀的一个姐,现在竟然放下身段甘愿做。

   北堂夜泫似乎已经不打算再继续留在这里,转身就准备离开。只是周围的百姓却忽然笑嘻嘻的起哄了。

   “这个男人真是有福气啊,竟然可以得到李家姐的青睐!要知道李家姐的家里不仅财力惊人,还有着不容觑的势力,要是能够得到李家姐的支持就是等于得到了李家人的支持,这可是一件天大的好事,要不公子你就从了吧!”

   “是啊是啊,反正又没有妨碍你妻儿团聚,只是多了一个女人伺候你,简直是齐人之福啊,干嘛不答应呢?”

   “要我就求之不得!这位公子赶紧答应吧,这可是天大的好事啊……”

   “哈哈哈哈!”

   “……”

   周围百姓的起哄声下,寒月乔和飞飞他们完没有办法顺利脱身,眼看着北堂夜泫身上已经开始环绕着不悦的气息,似乎随时都准备动手了,寒月乔只好亲自出马,来到了李家姐的面前。

   这次寒月乔的态度可谓一百八十度大转弯,一脸深感同情的表情看着李家姐,甚至还硬拽着李家姐来到了一旁人少的地方,跟李家姐耳边窃窃私语。

   “我实不相瞒,你别看我家相公长得一表人才,实际上啊,他还是有一些隐疾的……”

   “什么隐疾?”

   李家姐听见了关于北堂夜泫的消息,那一对粉色的猫耳朵立刻就树了起来,聚精会神的听着寒月乔中的每一个字。

   “就是啊,他喜欢每天晚上和不同的半兽人角色欢爱!”寒月乔眼不眨心不跳,绘声绘色地向李家姐描述着。

   李家姐顿时一愣,似乎还有些不明白寒月乔的意思,怔怔地问寒月乔:“这是什么意思?”

   寒月乔见李家姐不太开窍,只好胡八道的更加具体一点:“就是啊,他每个晚上都喜欢让我不要当做自己本身的兽形态,比如一个晚上当做半兽牛人,一个晚上当做半兽猪人,一个晚上扮作半兽……”

   不等寒月乔把她想的话完,那李家姐已经吓得眼睛瞪得如铜铃一般,呼吸都有些呆滞了。

   寒月乔这才松了一气,放心了下去。

   原本以为李家姐会就此放弃,却没有料到,李家姐在沉默了片刻之后,忽然又一脸坚定的表情对着寒月乔道:“我知道了,大概就是有能耐的人必定会有一点特殊的癖好,这一点我是能够理解的!我还是心甘情愿的做,请姐姐不要再多言了。”

   听见李家姐此话,寒月乔顿时惊讶的呼吸一滞。

   她还从来没有听过有人会因为对一个男人的喜欢而如此妥协的,哪怕是换了她自己都无法接受这么新潮的方式啊……

   想到这里,寒月乔只能咬了咬牙,继续夸大其词的对李家姐描述起北堂夜泫夜里的不良嗜好。

   “既然你如此真诚,那我也实在是不忍心看你跳入火坑,不得不跟你实话实了……”

   “还有什么事情?”李家姐似乎已经没有了更长远的想象空间,完不知寒月乔接下来想什么,只眨巴着眼睛看着寒月乔。

   “其实啊,我家相公还喜欢虐待!我给你看看我陈年的旧伤吧!”寒月乔装出一副哀哀欲泣的样子,一边撩起自己的衣袖,给李家姐看自己与那些魔族交手时候在身上留下的大大的伤疤,一边绘声绘色地描述着,“这就是我家相公夜里闹腾的时候留下的,还有其他的地方我现在不方便给你看,但是只会比这伤疤还大还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