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寒月乔双手叉腰,学着之前谷芷珊的话做的动作,原封不动的把话送还给了谷芷珊。

   谷芷珊被寒月乔气的不出半个字来,要单独离开这里又不敢,只能闷着头,继续跟在寒月乔他们的身后走。

   几个人一直往前走,片刻之后,便来到了一条曲径通幽的路前。

   这里看起来不同于其他的极魔之地大牢,竟然可以看到许多正在茂盛生长于冰面之中的绿植,甚至还能看见一些奇形怪异的动物,正穿梭于那些时而疏时密的绿植之中,显出了一副诡异的景象。

   在这片绿植环绕的中央,便是一座高耸入云的城堡,城堡的外围布满了许多蜿蜿蜒蜒的藤蔓植物。斑驳开裂的墙面,无一不显出着城堡沧桑的经历。

   难道眼前的这座城堡就是极魔之地的腹地,传中守卫森严,不可靠近的地方。

   “你们来这里干什么?”谷芷珊惊讶地大喊大叫了起来,脸上一片惶恐。

   寒月乔淡淡的瞥了一眼谷芷珊:“叫你不要来,你自己偏要来,还要怪我们领错了路不成?”

   被寒月乔一句话噎得不出来话的谷芷珊,只能悻悻然的闭了嘴。

   眼下可不同于往常,谷芷珊身边再也没有一群走狗将他众星拱月般地围着,也没有人会在巴结着她,宠让着她。之前谷芷珊与寒月乔交手的时候也让谷芷珊的修为大打折扣,便更加不敢与寒月乔叫板了。

   温顺下来的谷芷珊便只能自己跟自己生气。寒月乔也懒得理会她,只将谷芷珊当做一个会走路会话的尾巴。

   “一会儿要是遇到了大批强敌,我们就四下散开来,分散他们的注意力!”寒月乔进入这条诡异的道之前对众人提前预警。

   Flower与美女

   火彩,轩逸他们十分严肃地点头。飞飞则是不知道在看什么,目光游离,最终将目光在那城堡的后方,似乎那里才有什么让他感兴趣的东西。

   一行人继续向里走,每个人都万分戒备。

   要知道,他们身上的武器都已经藏在了极魔之地的外围,眼下他们都是赤手空拳的朝着里面走,要是遇上了什么强敌,交战起来还是会受到许多限制。

   事实确实如他们所想。

   他们走进了那条曲径通幽的道之后,很快便听见了一大片飞鸟,从那片疏疏密密的绿植之中惊起的声音。

   几乎是同一时间,就看见空中忽然飞来无数利箭。利箭破空的声音犹如疾风骤雨一般,瞬间就笼罩在了众人的头顶。

   “心!”寒月乔大喊了一声。

   喊话的同时,寒月乔已经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最快的吟唱了一道土系五行控御术技能。

   “万里城墙永不倒,起!”

   “哗啦啦啦……”

   寒月乔的手指所指之处,冰面上立刻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地升腾起了一道约莫半米厚的黄土城墙。这道墙面以寒月乔和飞飞他们几个人为中心,迅速的蔓延,将寒月乔和飞飞他们几个人严严实实的保护了起来。

   那如雨点般的利箭,就这么被这道突然升起的城墙挡在了外面,不一会儿利剑便在这些墙面上密布了一道箭矢墙。

   秦八天直接吓得身子绷紧,脸上冒出了一层细密的冷汗。

   “要不是有恩人你在,估计我现在已经被射成了筛子了!”

   “废话少了,我们最终的目的还是要进去救人!又不是要一直留在这里久住!”寒月乔皱着眉头严肃的道。

   话音刚落,寒月乔就发现被他保护在土墙之内的人竟然少了一个,少的这个人还不是别人,正是自己那个顽劣的儿子飞飞。

   “你们谁看见飞飞去哪里了?”寒月乔追问起来,心中早已升腾起一丝不祥的预感。

   轩逸火彩她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还真的没有注意到飞飞在什么时候不见了。

   这个时候就听见谷芷珊看见谷芷珊得意的表情,幸灾乐祸的吻幽幽的开道:“还以为你有多厉害呢,自己的儿子跑了都不知道!在你凝结这道土墙的时候,那子就已经趁着墙面没有围拢的时候传了出去,现在不知道在哪个角落里躺尸呢!”

   “啪!”

   谷芷珊的话惹得火彩抬手便是一巴掌。

   “闭上你的乌鸦嘴,你不话,没有人把你当哑巴!”火彩怒极的呵斥着。

   谷芷珊还是第一次被人打脸,捂着一张肿痛的脸,不可思议的瞪大了眼睛看着火彩。下一刻便气得面红耳赤,破大骂。

   “你算哪根葱,就算你跪下来给我提鞋都不配,居然敢打我?你信不信我叫我外公把你们通通都杀了!你们这群贱民,竟然敢在本姐的面前嚣张!我一定要把你们……”

   “啪啪啪啪!”

   又是一阵清脆而犀利的巴掌声传来,不过这一次打谷芷珊的不是火彩,而是寒月乔。

   寒月乔幽幽的目光瞪着谷芷珊,身上散发着凌厉而不悦的气息,犹如一头随时都可能扑向猎物的猎豹,令人感觉到心中戚戚。

   这样的寒月乔比那天在擂台上和谷芷珊比武时候的样子还要惊人,瞬间就将谷芷珊吓得大气不敢喘,如鹌鹑一般瑟缩在土墙的一角,不敢再出成脏了。

   这个时候,却听火彩担忧的吻问了寒月乔一句。

   “飞飞该不会有什么危险吧……”

   “你放心吧,刚才我并没有听见这子惨叫的声音,应该是安然无恙的闯了出去。”

   寒月乔是这样,脸上的表情却一点都不轻松。

   这里毕竟已经不是极魔之地外围那样的环境,究竟有多少的机关埋伏?有多少个魔兵魔卫?寒月乔自己也不清楚。但是飞飞的实力她却是清楚的,若是没有通玄剑和七彩麒麟兽的保护,绝对没有那么容易轻松走到最后。

   这个时候,就听见黑三站出来对寒月乔拱手抱拳道:“姐,让我出去吧!我去把主人找回来,原本主人就一直是我看着的,刚刚是我失职了,就算是丢了我这条性命,我也一定要把主人救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