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去扫阳尘,把所有屋子都打开门窗透透气。”

   叶青凰走出来,笑看着他们,给他们指了方向。

   扫阳尘这种事,小妹自然是见过的,可铭儿和拓儿一脸茫然。

   于是上午,叶青凰便带着几个小朋友忙着打扫各屋。

   周氏这时候还在等鱼,没事儿又见叶青凰挑在今天打扫阳尘,干脆也去收拾自己的屋子。

   等叶子皓他们又跑了两趟回来,他们已将上房三间屋子都收拾干净了。

   虽然都是叶青凰收拾的,但三个小朋友也都像模像样扎了头巾包住头,小脸也用布巾遮了,一副蒙面侠的模样,个个兴奋激动,十分有参与感。

   就连拓儿都活泼地跟在后面。与二姑熟络了不少。

   往年拓儿还小,被抱着的时候居多,跟在自己爹娘身边的时候居多,叶青凰也没有空带他们,关系自然生疏了。

   如今一起玩耍式的干活,迅速拉近了距离,就连周氏也乐得有人照看孩子,她还是尽责地剖着鱼。

   这一天过去,第三天早饭后,叶青凰不得不履行约定,一手牵一个。

   可是拓儿没人牵,叶青凰也怕带不住三个,周氏只得一同过去。

   齐刘海运动服女生可爱俏皮生活照

   最后看了一回热闹,最后抬了一篮子鱼回来,比第一天多抬了几条。。小姑侄一路抬、一路换手,路上还歇了几趟,总算是抬回了家,都觉得完成了一件了不得的大事。

   却不知叶青凰一路跟着他们蜗牛搬家,慢得都快睡着了。

   周氏也早有准备,自己多带了一只篮子,母子俩抬着走,既让儿子也体验了一把而高兴,自己也多拿了一些。

   到时候除了找叶青凰要一些,自己这一篮子肯定是要拿回去的。

   这是最后一天打渔,除了他们买的几百斤小鱼把院子里、屋檐下都挂得满满的,最后也都挑了大鱼回来。

   叶青枫和叶青柏各一筐,赵家兄弟也有一担。

   大的十来斤、小的也有一筷子多长。。叶重义早就准备了两只大缸,给他们把鱼分开养着。

   养到过年就能吃新鲜鱼了。

   正好明天便是腊月二十八,赵家兄妹要回去。

   到时就由叶青枫借了驴车送他们回去。

   原本是说好到镇上等舅舅舅娘的,但如今有了这么多鱼,叶重义还准备了两块腊肉、一只羊腿、两坛酒。

   做为年礼,干脆就让叶青枫直接送到赵家去。羊腿是自家买的,两坛酒是叶青霞拿回来的年礼。

   另外叶青凰和叶子皓也把葡萄酒准备了一坛子,这是他们自家做的,理应给外公和舅舅尝一尝。

   毕竟赵家兄妹都是出过力的。

   到时他们在林娘子那儿留个口信儿,若是路上没有遇见,也不至于等空,就一路往赵家村去。

   这么商量着安排好,大家都没异议。

   夜里,叶青凰坐在炕上裁红纸、做红包。

   叶子皓在书房里琢磨春联,他一个读书人,这时候自然就担起两房里春联的任务。

   但现在还不能写,要到除夕上午再来写,写完就贴了。

   任务重,自然只能提前想,用小楷字记在纸上,哪幅是贴哪个门,要分别出来。

   忙到叶青喜和铭儿都睡下了,他才忙完,替他们掖好被子,检查了炕火,将窗子半了条缝儿,这才关上屋门。

   回到屋里,就看到叶青凰还在做红包,炕上已经有一堆红包了,入目皆是喜庆吉祥的感觉。

   “得准备多少啊?”

   叶子皓蹭到她身边抱住了她,目光在她手中转了转,不解地问。

   “虽然我的排行小了点,但你不小啊,赵家这辈儿都得发一个不是?”

   叶青凰笑了笑,便给叶子皓数了起来。

   “就算咱们不出叶家村,这大过年的若是有小辈儿来给你拜年。难道你不给一个呀?”

   “钱不在多,热闹就行。”就像当初他们成亲,红包也排着队来领呢。

   有的叫姐姐、有的叫姑姑、有的叫姨姨,人多着呢。

   虽然不一定都跑来,但不能排除有人会来,预备着才不至于到时尴尬嘛。

   同理儿,为了热闹,就算只放一文钱,也应该弄个红包,这样才符合压岁钱的吉利之意。

   不然谁家还缺一文钱不成?

   小孩子将收到的红包放在枕下,红包越多,代表大人的祝福越多。

   至少叶青凰自己是这么想的。

   小时候,她不但得到大人们的红包,还会拉着堂哥不放。

   堂哥第一次给她的红包。。就是用一张裁开的红纸,包了又包,最后只有两文钱。

   说起往事,俩人都哈哈地笑了起来。

   “我好像记得,那是我娘早起偷偷给我压书箱的,连子玉都没有,你要红包,我又拿不出钱,就给你包那个了。”

   想起小时候的事,叶子皓也有些感慨。

   那时候他们还是堂兄妹呢,真的只是关系好一些的兄妹罢了。

   因为有叶青霞的对比,他就是更喜欢这个小堂妹一些。

   那时,还没有莲儿呢,凰儿就是小堂妹。

   “幸亏那时二婶娘不知道,不然非打死我不可。”现在想来,叶青凰仍心有余悸。

   那时纯粹只是讨个有趣,没想到堂哥真准备了,而她也确实怕厉害的二婶娘骂,没敢拿出来炫耀。

   “你后来不是又送回给我了么。。我都怀疑,我那么年轻就考上童生,是有你送的如意扣在带来好运。”

   叶子皓在炕沿坐下,依然将叶青凰搂在怀中,说起往事皆是感慨。

   叶青凰得了那个压岁钱红包后,就用丝绣打了络子,给他编了个如意坠子,叫做如意扣,再作为新年礼物送给了他。

   而他又继续放回书箱里,继续做压书箱的钱。

   但他将科举一路过关的成绩,归结于她的如意扣带来的好运。

   那个如意扣,至今一直收在他的书箱里。

   说起往事太多回忆,等叶青凰做了一百只红包,这才歇下。

   第二天早上,赵家兄妹收拾了包袱,准备吃了早饭就出发回家。

   叶子皓便拿出一摞红包来。

   “你们凰姐姐忙了半夜包出来的,给你们年夜里压岁的。”

   叶子皓将两个红包给赵春杏和赵春燕,喜得她们立刻眉开眼笑地道谢。

   叶子皓又给赵家兄弟也递了。“包得不多,图个热闹。”

   赵家兄弟见红包不大,也便接了,笑着道了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