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人竟然和夫人说审案的事?

夫人真是厉害,让大人这般重视宠爱。

只不过这些丫环在进府时,就被大总管敲打过,可不敢乱生心思,怕丢了自己的小命。

因而,现在也只是好奇地多瞄了几眼,诧异大人与夫人的感情真是好,好到可以说公务事。

中午吃饭前,陈飞他们回来了,一百根晒竿、二十个晒架、五十张盘箕,可谓买得不少了。

“我们跑了几个村子买回来的,城里的太贵了,跑一趟省了一半以上成本,虽然辛苦了马儿。”

陈飞一边喝茶一边笑着解释。

“这么多应该够用了,若是不够以后让田庄那边的佃农做出来,按价买就是,想必他们是乐意多点小赚头的。”

叶青凰看了看那些东西,高兴地道。

“小吉祥,不许碰!”

叶子皓抱着小吉祥也在那儿,看儿子伸着小手要摸那些篾制品,立刻喝斥。

“、……”

清凉私房的衬衣妹子的唯美写真

小吉祥见爹爹发火了,连忙扭头露出讨好的笑容,最近已知道自己喊的是谁,如今越喊越清晰了。

“呜……爹爹!小铃儿爹爹在哪儿!”

小铃儿本来是开心地跟了来玩耍的,见小吉祥弟弟在和爹爹撒娇,突然想起来自家爹爹好久不见了,突然就瘪着嘴哭了起来。

“哎哟,小铃儿怎么啦!皓叔叔抱抱啊!”叶子皓见了顿时尴尬了,连忙蹲下将小吉祥搂到一边,腾出一手去抱小铃儿。

是他让华英哥和正诚叔跟着周先生一起出的门,小铃儿还这么小,让他们父女分开确实残忍,华英哥也是疼女儿的,这些日子必然很是想念。

“呜呜……我要爹爹!我要爹爹!”小铃儿难得地闹了起来。

“、!”小吉祥见小姐姐哭了,一脸茫然地看着她,突然伸出小手去摸她,只是这次喊的就不知是爹爹,还是姐姐了。

“小铃儿乖啊,爹爹很快就回来了,给小铃儿带好吃的!”叶子皓只能哄着,亲了亲小铃儿的额头。

“、!”

谁知小吉祥立刻吃醋了,两手立刻朝叶子皓抱了起来,自己主动在叶子皓下巴上就吧唧了一口。

“小铃儿,凰婶婶来了,快让她抱抱!”叶子皓见叶青凰从另一头走过来,连忙说道。

“凰婶婶……”小铃儿虽然没有刚才哭得那么大声了,但瘪着小.嘴还是一脸委屈,听了叶子皓的提醒,就扭身朝叶青凰伸了双手。

“我家可爱的小铃儿怎么哭啦,我们过去那边玩好不好!”

叶青凰将小铃儿抱了起来,心疼地亲了亲,又拿帕子为她拭泪,温柔地哄着她。

“好……”小铃儿确实很乖,虽然情绪突然崩了,但还是很快就听话地点了点头。

叶青凰抱她去另一头看陈飞他们几个搬盘箕。

翠婶子正叮嘱小厮们将盘箕洗干净,见她们过来,也伸手把小铃儿抱了过去,又是一阵哄,终于把小铃儿逗笑了。

“子皓,他们没信儿来么?”翠婶子这才扭头问叶子皓。

“他们往衙门来过信儿了,事情顺利,正要去下一座县城,他们来信说,打算分批走,不然太慢了。”

叶子皓连忙解释,怕翠婶子担心,连忙又解释一句。

“他们要办的事情多,先同周先生一起熟悉下处理流程,再分成三队人走,原来两个月可能还办不完的事情,下个月肯定都能办完了。”

不说三个月缩到一个月,一个半月还是宽松的。

“那就好,这天气热了,就怕他们太辛苦。”翠婶子便叹了口气。

就算是农家人,种上稻谷后,也到了农闲时,除了种田、收绿豆、采油菜,谁会那么辛苦奔波呀……

“婶子放心,他们有骑马,是替衙门下去办差,不是做工,就是县令大人见了他们也要行礼的。”

叶子皓连忙又道。

“那是,我们家子皓可是四品城守,谁敢给他们脸色瞧!”翠婶子便笑了起来,神情颇为自豪。

“、!阿噗!”小吉祥突然伸着小手朝前面指着。

“小吉祥!阿噗!”小铃儿正在翠婶子怀里,朝小吉祥扮鬼脸,学着他的样子。

叶青凰去了小厨房看还有什么要添置的没有,这时走出来见两个孩子又闹上了,也不由好笑。

“凰丫头,绿豆和黄豆也放到这院子里吗?”

陈飞他们卸完篾制品又往下搬豆制品,便喊着叶青凰。

“都放这边,婶子,粮放哪儿呀?放柴的地方收拾出来没有?”叶青凰答应着,又看向翠婶子。

“那边有三间屋,听说原来是给丫环住的,现在一间放柴、一间放粮、一间收着干货,和厨房隔了几步,也还算是近啦。”

翠婶子连忙说道。

那三间房以前住人,自然就不小了。

而小厨房旁边本来也有杂房和柴房,现在另外又安排自然就是要放进大量的柴和粮。

厨房旁边的柴房,就放每天临时要用的柴,杂房则当作坊,就在这里磨豆粉。

小院里也有口水井,这才是叶子皓和叶青凰立刻决定用上这里的原因,有水有柴有锅灶,就好赚钱了。

“若这里用得好,以后就从这里专门挑豆皮,不用咱们院里的厨房。”叶青凰琢磨着以后的事情,和翠婶子说道。

“好,这厨房虽说叫小厨房,但比咱们家的也不小啊,两口大灶还有两口小灶,大着呢。”翠婶子立刻答应了,很是感慨如今的生活。

这大户人家的生活就是不一样,连这么大的厨房都叫小厨房,这么宽敞的院子也叫小院子。

这座城守府都要抵上半座叶家村了。

“婶子,收拾好了赶紧回来,要吃饭了。”叶青凰决定回正院去了,抱回小铃儿后又叮嘱着翠婶子。

“知道啦,就来。”翠婶子便去清点陈飞他们买回来的绿豆和黄豆,这才发现还有一袋红豆。

“啊,红豆和绿豆不放这里。”陈飞突然喊了起来,又扭头去找叶青凰和叶子皓,“凰丫头,糕点不在这边做吧?”

“啊呀,我都忘了这事儿了,糕点在咱们院子里,这里只做豆皮。”叶青凰恍然,连忙说道,又问,“石磨买了几张?”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