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管霍太太给出了明确暗示,霍总裁也的确很想早点下班回家,奈何抵不住突发工作状况,又加班熬了半宿。

   凌晨已过,霍凌霄才回来。

   方若宁靠在床头看书等着,也幸好中午在他办公室睡了两个多小时,这会儿还能撑着,听到客厅传来动静,迷迷糊糊的她顿时一个激灵清醒过来,连忙起床出去。

   “你回来了啊!”

   骤然听到她说话,倒把刚走近客厅的霍凌霄吓了一跳,男人明显停住,看着她顿了秒,才不悦地斥:“怎么这么晚还没睡?又说这些日子很累很困。”

   虽是斥责的话,但满满都是心疼之意。

   玄关处留着一盏灯,客厅里有淡淡的光亮,男人高大挺拔的身影在夜深人静时透着浓浓的疲惫,商务手提在沙发放下,他走上前,习惯性地抬手捏了捏妻子的脸,冷哼了声:“是不是白天在我办公室睡多了?”

   其实,等他已经成了一种习惯,每晚没见他回来,她就睡不着,即便睡着了,也是半迷糊的状态,并不踏实。

   何况,今天对她来说有着非同一般的意义,她虽不能直接告知,但又莫名地想跟他亲近下,这种微妙的情绪,连她自己都说不清楚。

   脸蛋被捏了捏,她也没抬手拍开,反而顺势张开双臂抱着她,贴近他怀里:“你没回来,我睡不着嘛……白天都跟你说了,晚上早点回来……”

   她嘀嘀咕咕地说着,半是抱怨,半是撒娇。

   霍凌霄心里顿时一片柔情。

   清纯美女白衬衣复古写真气质优雅迷人

   手指又改在她滑腻的耳垂捏了捏,男人低下头,在她鬓间厮磨,身体瞬间灼热起来:“今天怎么了这是?昨晚还拒绝我,今天又莫名地热情,我还以为是我会错意……”

   “啪……”女人娇嗔地拍在他结实的胸肌上,佯装生气地转身就走。

   可惜,手腕又被拉住。

   “干嘛?”

   “伺候老公沐浴。”

   “嘁!”她忍不住笑了下,转身又走,不过手指却没放开男人,两人一同回房。

   方若宁真得一颗一颗帮他解开纽扣。

   见她这么温顺乖巧,娇俏可人,男人疲惫的身体又渐渐苏醒,抱着她俊脸在她脖颈间腻歪。

   女人不停地抖动肩膀,“哎呀,你别闹了!再闹我不管你了……”

   “你是我老婆,你不管谁管?”

   “……”外人面前雷厉风行如同君王般的霍总裁,这会儿居然在撒娇!

   方若宁表示,这人越来越像小孩了……

   刚帮他解完衬衣纽扣,谁料下一秒,这人突然在她耳根连接脖颈的地方,不轻不重地咬了口。

   “啊!”方若宁小声惊呼了句,扭头瞪他,“你干嘛啊!又不是吸血鬼,还咬人!”

   霍先生温柔邪魅地笑,“只怪你秀色可餐。”

   “……”

   方若宁懒得理会他,可这种禁欲系的男人不正经的样子,实在让人无法招架。

   卧室里同样只留着一盏射灯,就在他们头顶不远处,光芒洒下,显得男人五官若隐若现,英气的剑眉,明朗的星目,高挺的鼻梁,削薄的嘴唇,深邃的颧骨落下阴影,衬得眸子幽暗犀利,当他用那份坏痞邪魅的眼神看着她时,还真有几分吸血鬼的味道,刚毅而棱角分明的脸庞,混着他独一无二的强大气场,他整个人都散发着成熟魅惑的致命吸引力。

   大概是她的眼神给了鼓励,两人默默对视了几秒,霍凌霄微微勾唇,一只大掌悄无声息地定住她的后脑,温柔缱绻的深吻不期而至。

   深夜的气氛太美妙,方若宁情不自禁地歪着脸回应他的吻,双手抱着他,将自己更加投入他的怀中。

   男人黑瞳微微震荡了下,意识到今晚的妻子有点不一样,可到底是哪里不一样,他又说不出。

   以往,她不是没有主动过,可今晚这种主动,热情中让他有点莫名的不安。

   只可惜,对她一向毫无免疫力,尽管理智上察觉到哪里不对劲,可身体早已经沉沦,脑子里旋起风暴,来不及思索更多,一手捏住她的下巴逼迫她脑袋抬得更高,加深这个吻。

   “老公,我爱你。”

   “我也是,很爱很爱……”

   两道身影慢慢倒向床榻,方若宁紧张又期待,捧着他的脸,视线看进他眸底,楚楚可怜的水眸荡漾着浓浓爱意,羞涩地提醒:“老公,我更喜欢温柔的你……”

   霍凌霄优雅缓缓地勾唇,看着她我见犹怜的模样,明白了什么,答应:“好……”

   孕早期,按说不应该这样的,所以只能提个醒,让他温柔一点。她想着,就当还不知道这件事吧,过了今晚,就得绞尽脑汁地想着每夜如何拒绝他,也不知能隐瞒多久。

   思维有点走神,她心里隐隐焦虑,思忖着得早点去接近那个Rachel了,如果这里行不通,她就要去接近赵林朗……

   就像闺蜜说得,霍凌霄如果知道这件事,肯定得气死吧……

   而为了取信赵林朗,她势必瞒着这人,必要时候,还可能会伤害他。

   心里忍不住泛起疼痛,她情不自禁地越发抱紧男人结实宽挺的腰背。

   老公,对不起……希望到时候你看在宝宝的份上,不要那么那么地生气。

   *

   虽然赵林朗的身份足够神秘,可架不住网友们神通广大,几天之后,网上关于Geller的八卦终于有了新进展。

   随着Geller的身份曝光,低调神秘的格里菲斯家族也被人们所津津乐道,一时间,关于霍氏集团将被收购的消息再次占据热搜。

   既然Geller是格里菲斯家族的女婿,那大家自然会联想到他是代表格里菲斯家族,想对霍氏进行收购。

   虽然霍家也是名门望族,财富积累了几代,并且家族中从商从军从政皆有人脉,可也抵挡不住来自华尔街老牌财团的进攻,一时间,消极情绪占据整个公司,大家都觉得公司这次肯定要完了,要被歪果仁收购了。

   而公司一旦被收购,高层重组不说,极有可能裁员,整个公司都将面临大换血,所以,从上下到下数千名员工人人自危,都在担心公司顶不住,他们也会失去工作。

   正如霍凌霄所预言,物极必反——舆论造势起来后,大概连赵林朗自己都没想到,他会成为网络红人,更没想到,广大网友能把他的样貌都扒出来,照片也开始在网上泛滥。

   凭着出色清俊的外表,略带忧郁的眼神,他在一夕之间竟还收割了不少少女芳心,一个个纷纷感慨——明明可以靠脸吃饭,却偏偏要靠实力!

   尽管他意识到危机,以最快的速度摆平了网上舆论,也命相关平台删除了他的个人肖像,可依然没阻止事态持续发展,他的“原始身份”一度有被人扒出的危险。

   “霍总,这是今天的帖子,H大一个校友会的官博关注到这件事,不少H大校友都说,这个Geller像极了他们已经去世的校友赵林朗,事件爆出后,赵林朗在H大读书时的照片也被贴出来,网友们立刻展开分析,一致认定这根本就是一个人!”陈航汇报完工作后,突然心血来潮,估摸着他家老板不会有时间上网八卦,便将今天的热点跟他提了下。

   霍凌霄原本在办公,听了陈航的话抬起头来,看着他递过来的手机屏幕,眉心微微一凛,接机接过手机,划过屏幕看了看那条微博。

   “他目前有回应吗?”霍凌霄沉声问道。

   “暂时没有。”

   “这样……”霍凌霄看着这些消息,突然心生一计,“你派人去接触这些爆料的H大校友,我要他们的亲口凭证。”

   陈航明白过来,面色严肃,隐隐带点激动:“好,我马上去办。”

   虽然目前赵林朗的真实身份还不能得到有效证明,但这些证据率先收集着以备不时之需,也算未雨绸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