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云轻言眼中闪过一丝异色,心中不禁对那名大汉升起了一股好感。

   遇到危险,没有第一时间叫他们帮忙,而是第一时间提醒他们离开!

   “不不行!”那护卫着锦衣公子和少女的佣兵们看到前面抵挡着魔狼的大汉和青年,眼中热泪盈眶,握紧武器,“不能让团主和少主独自抵御风翼青狼王!

   我我和它们拼了!”

   “对!拼了!”其余的佣兵也是握紧了武器,热血上涌,不再往前奔袭,而是折了回去!

   “喂!你们给我回来!”拼命向前狂奔的锦衣青年见保护自己的人又折了回去,连忙惊恐地大叫,

   “你们是佣兵!你们的任务是保护我们!”

   “章少爷,你们往前跑,和那群朋友一起快逃吧!”一名落后一步的佣兵握紧手中武器,“我们绝对不会抛弃团长和少主!

   要死,就死在一起!”

   “你们这群”那锦衣青年似乎想要破大骂,可是在看到逐渐逼近的狼群后,咬了咬牙,继续往云轻言等人的方向冲去。

   他身边的那名少女,却是眼中闪过异色,根本就没有停顿,也没有给那群冒着性命危险阻挡狼群的人哪怕一眼,而是直接往云轻言他们的方向冲去。

   就在两人要踏入云轻言等人的扎营范围时,突然,一阵光芒从脚下闪过,两人齐齐一个倒栽葱倒地,狼狈无比。

   花季女生纯纯的风采

   这是纪蔚然在营地旁边布置的阵法,虽然对天元师来没有什么杀伤力,但偶尔也会产生一定的阻挡效果。

   那身穿轻裙的少女经过这一摔,裙子瞬间被撕烂了大半。

   她眼中闪过恼怒之色,不过很快就掩下了下去。

   “让我们进去!带我们离开这里!

   我们愿意付出一万高级元玉!”

   一万高级元玉!

   云轻言和郁大胖等人对视几眼,这可不是一笔数目啊!

   “对对对!带我们离开这里!钱不是问题!”那锦衣青年也没去管自己是不是摔疼了,连忙爬起来,扶起那少女,对云轻言等人道。

   秦厉等人的目光都落在云轻言身上,帮,还是不帮,最终还是要云轻言做主。

   云轻言看了一眼那越发逼近的森林魔狼,看也没看两人一眼,“纪蔚然,打开阵法。”

   “好勒!”纪蔚然连忙打开阵法,两人这才放心地跑了进来!

   “我们上吧!”云轻言目光看向前面殊死拼斗的佣兵们,对身边的同伴道。

   森林魔狼速度不慢,那群佣兵挡不了多久。

   她一个人倒是能逃跑,但是加上郁大胖他们,就难了。

   这种时候,想要保存部队友,就必须将森林魔狼解决。

   这群森林魔狼数量虽多,但还在他们能承受的范围内!

   “好勒!”秦厉已经迫不及待拿出泰阿锤了,早在白天他就跃跃欲试了,可是云轻言只让纪蔚然和郁大胖动手,害他没有出手的机会,手痒极了!

   “上吧!”对于普通的一阶圣兽,纪蔚然也是不怕的。

   “呵呵!我还是在这里守家吧!”郁大胖摸摸脑,有些讪讪道。

   可是他话音还没落下,就感觉一阵力道朝着自己的屁股踹了过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