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过连绵的云雾,云轻言能看到一片土黄色的高耸山岩,上面几乎没什么绿色,一条长长的河流从峡谷中流淌而过,像是缠绕了一层银带。

“金雷,下去看看。”云轻言吩咐道。

“是主人。”金鹏雷雕应和一声,收拢翅膀平缓地向下俯冲。

落在地上,云江立马掏出一颗通讯水晶。

他们这种家族用的通讯水晶之中还有特殊的感应装置,能感应到族人的大体方位。

“我们的族人就在前方不远处,大约一万米左右。”云江道。

一万米对修炼者来说并不算多远的距离,云轻言让金鹏雷雕拟态成小鸟跟着,和云江他们一起向东南走。

没过多久,便见两名男子一脸担忧地在原地踱步,听到动静,他们立马警觉地看了过来——

“谁。”

“青镇云家支脉。”云江拱手禀报,将一枚白色玉佩递了过去。

一名男子手往上一拂,一团云雾从玉佩里涌出来。

看见那团云雾,男子脸上的警惕明显降低了,大松一口气道,“原来是青镇的云江主事,没想到第一个赶来的是你们。”

羞答答女村村花衣显娇美

“我们就在附近的青西城,所以才能这么快赶来。”云江解释了一句,然后询问道,“赖家那边怎么样了?

我们那名被抓的族人是谁?他还好吗?”

他主要是帮云轻言问的,他知道她担心爷爷的情况。

“失踪的是百年前嫡系的二少爷云立天,他失踪将近一百年了,家虽然命牌未碎,但总找不到人。

没想到他是流落到天元大陆了,还被赖家的人率先找到了。”

男子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传说,我们云家传家至宝云海珠就在他身上。

当初他若不失踪,现在就是云家家主了。

也不知道现在云海珠有没有被赖家人得了去。”

云江眼中露出剧烈的震惊之色。

他知道遗失的传家宝十分珍贵,但没有想到珍贵到这种地步。

云海珠!那可是云家最重要的传家宝,甚至是家主的象征,由每一代家主或者内定的家主继承人看管。

“爷爷他没事吧?他们在哪里?”那名男子还想在说什么,云轻言就从人群中走了出来。

她对云海珠什么的不感兴趣,只想快点将爷爷救回来。

“爷爷?”男子念着这个称呼,震惊地看向云轻言。

“她是云立天的孙女云轻言,也是云家的嫡系血脉。”云江解释道,认了身份后云轻言便将真名告诉他了。

末了云江又补充一句,“小姐是特地从天元大陆过来救爷爷的。”

虽然云江介绍的十分简单,但也无损那名男子心中的震惊之情。

从下面大陆中进来?

身为东溟境的一员,他也知道,想要从下面的大陆进入东溟境有多困难。

“原来是轻言小姐。”男子对她恭敬地点了点头,介绍道,“我是云海,云家对外收集情报的子弟。”

“你好。”云轻言和云海打过招呼,脸上带着几分急切,询问道,“我爷爷现在在哪里呢?受伤重不重?”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