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场的人中,知道王越不是李浩阳的人,除了易风以外,还有冯小芸、苗晓天、黄泽宇。

   好像也就秦幽若不知道,但冯小芸他们三个人,也不会告诉任何人王越的真实身份的。

   之所以要瞒,也仅仅只是为了瞒住最重要的一个人,这个人就是李海。不能让李海知道他儿子李浩阳早就已经死了,也不能让他知道,取而代之李浩阳的,是王越。

   “你们别这么夸我,我会膨胀的。”

   见众人全都夸自己,王越反倒有些不习惯起来。

   “你就尽管膨胀,今天你是主角,谁敢削你,那我们就削他,对不对!”

   在这个高兴的日子里,苗晓天也开起了玩笑。

   大家哈哈大笑后,秦幽若走过来,一脸激动地问道:

   “订婚是什么感觉啊,你给我说说。”

   王越挠了挠后脑勺,有些茫然,这个问题,他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这可能是一种很温暖并且夹杂着幸福的感觉吧,具体的,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了……”王越讪讪一笑,说道。

   毕竟他不是易风,不能把自己所感所想,完完整整地用语言表达出来。

   软萌妹子温婉清纯图片

   可他也不知道,秦幽若是故意问的,她只是想在易风面前提个醒而已。

   “咳咳!你看看,人家都要订婚了,都要订婚了啊!”

   秦幽若在易风面前晃个不停,大声说道。

   易风也咳嗽了两声,掏了掏耳朵,说道:

   “嚷嚷啥呀,我眼睛好使着呢,耳朵都要让你整聋了。”

   秦幽若冷哼一声,距离陆璃的事也过去了一段时间,所以她又恢复了之前和易风吵吵闹闹的状态。

   冯小芸见状,本能地和易风靠近,有些敌视地瞥向秦幽若。

   看到冯小芸的小动作,秦幽若气得一跺脚,离开了化妆室。

   “她……没事吧?”王越弱弱问道。

   易风叹了口气,有些无奈,岔开话题道:

   “没事,这女人就是欠收拾。”

   “对了,你的未婚妻呢,我们都还没见过呢,怎么也不带出来给我们介绍介绍。”

   黄泽宇在一旁开玩笑说道:

   “肯定是未婚妻太漂亮,舍不得让我们看吧,哈哈。”

   王越挠了挠后脑勺,嘿嘿一笑:

   “她应该一会儿就来了,可能还在补妆吧,女人就是比较麻烦,你们懂的。”

   正说着,今天的女主角就来了。

   只见方雯穿着天蓝色的小礼服,礼服上面镶嵌着颗颗透明的小水晶。一双水晶高跟鞋配上这样的装扮,就已经衬托出了方雯高贵温婉的气质。

   加上那精致的妆容,婴儿般的雪白肌肤,含蓄的微笑。别说是苗晓天他们,就是王越都被方雯惊艳了一番。

   今天的方雯,比上一次他见到的时候,看起来还要美丽大方。

   “兄弟,你赚到了啊,你这未婚妻也太漂亮了吧!”

   易风他们也连连发出惊叹声,毫不吝啬对方雯的赞美。

   方雯微微有些羞涩,低头颔首一笑道:

   “大家都是浩阳的好朋友吧,谢谢大家能来参加我和浩阳的订婚典礼。以后大家也是我方雯的好朋友,请多多关照。”

   方雯的彬彬有礼,赢得了在场所有人的好感,王越也是倍感有面子。有这么一个美丽大方,还温文尔雅,颇有礼貌的未婚妻,任谁都会感到高兴吧。

   “弟妹,你太客气了,他在我们里边是最小的。以后他要是欺负你,你就告诉我们,做哥哥的,一定帮你揍他,不带换手的。”

   苗晓天哈哈一笑道。

   方雯抿嘴一笑,说道:

   “浩阳是个很好的男朋友,很贴心,也很会为人着想。我想,他是不会欺负我的。”

   易风在一旁调侃道:

   “看看,看看,还没结婚呢就开始护夫了。”

   “兄弟,你上辈子是修了什么福分,这辈子才遇到这么好的女人啊。”

   王越被众人调侃得脸也红了,讪讪一笑道:

   “大家就别开我玩笑了,我能遇到雯雯,那是我的福气,以后我肯定会珍惜她的。”

   话说完,方雯腼腆一笑。看得出来,这场联姻,她没有任何的抗拒和不满。

   相反,和王越的短暂相处中,她对王越这个未婚夫很满意。

   她脸上洋溢的开心和幸福,更加不是装出来的。

   “浩阳,你脸上的妆好像有点不合适,要不我叫化妆师来给你修一下吧。”

   方雯注意到王越的妆容有些奇怪,忽然说道。

   王越愣了愣,傻笑道:

   “不用了吧,我一个大老爷们儿,不注重那些。”

   冯小芸闻言,走过来说道:

   “那怎么行,你待会儿可是要去见宾客的。如果妆容没修好,会显得很违和。”

   方雯道:

   “我去把我的化妆师叫来吧,给你修一修,她补妆补得很好的。”

   “现在时间还早,应该还来得及。”

   说完,方雯便去请化妆师了。

   ……

   此时在渝州城的一栋别墅里。

   洪门地字辈杀手的负责人黑摩罗就藏在这个地方。

   黑摩罗虽然只是地字辈的负责人,但也同时是洪门一个分部基地的总负责人,并非地位低下。相反,他还是一名让人胆寒的顶级降头师。

   在泰国的时候,他就已经十分出名了。后来因为手段残忍,在当地杀了不少人,惹怒了官方,导致被通缉,之后就逃到了洪门,受洪门首领的器重。

   “徐老板,这次我来华夏,除了执行任务。也是来替组织监督一下,你们今年的指标,已经完成多少了。”

   黑摩罗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望着坐在他对面的中年男子,说道。

   那中年男子姓徐,是这栋别墅的主人,叫徐辉。

   徐辉是渝州的一个小企业家,生意做得不是很大,顶多只能称个小富豪。

   “摩罗大人,您放心吧,今年的指标我完成得比去年还好。我们的业务,已经发展到其他省市去了。我这就去给您拿账本,您等着。”

   徐辉语气恭敬地说完,然后便转身上楼了。

   这时,黑摩罗从兜里掏出一个特制的手机,拨打了一个号码过去。

   电话接通后,他问道:

   “情况怎么样了?”

   电话那头的人说道:

   “老大,我们现在正在一家酒店外面监视着。心使已经进去很久了,只要一会儿她从酒店里面出来,我们就立马开枪。”

   黑摩罗‘嗯’了一声,说道:

   “记住,开了枪立马走人,别留下什么痕迹。”

   “我在徐辉家里等你们,回来以后我们就离开华夏。”

   挂断电话后,黑摩罗不由得冷笑了一声,喃喃自语道:

   “天字辈第一又怎么样,平时仗着有洪清撑腰,耀武扬威的。”

   “没想过有朝一日会死在自己人手上吧。”

   此时在酒店的化妆室里。

   方雯的化妆师,正在给王越补妆。易风他们,则是在自顾自地聊天。冯小芸和方雯两个女生,则是聊着悄悄话。

   只有王越一个人,好像发现了什么不对劲。

   他发现那名化妆师,从一进门就好像有些慌乱的样子。现在正近距离地给他补妆,也是用长长的秀发,遮挡住自己的脸,好像刻意不让他认出一样。

   王越心道这化妆师莫不是认识他?可他也不记得自己认识那么多女的啊。

   好奇之下,他有些想去掀开那化妆师的口罩,不过这样的话,就太不礼貌了。

   “小姐,你认识我吗?”

   王越忍不住问道。

   这不问不要紧,一问,那化妆师竟突然流出了眼泪。那眼泪仿佛泪腺失控了一般,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更是委屈到了极致。

   一时间,王越愣住了。他觉得这双眼睛,似曾相识。

   他猛地伸手,揭开了化妆师的口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