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女鬼的神情变化在我看来十分诡异。她脸上不是然的恐惧,而是很丰富的一种表情。从迷茫到疑惑,从疑惑到震惊,从震惊到恐惧,又有一丝丝的兴奋和期待,伴随着敬畏和贪婪。

常理来说,一个人的表情是很难被解读得如此细致的。高兴很容易看出来,悲伤也很容易看出来,愤怒同样是种很容易被认出的情绪,其他情绪要被理解,那么,那个去解读的人,也得有一定水平。

我原来是没有这种水平的。准确来说,我原来没有那么高的水平。

但在几次梦境后,我发现自己对鬼魂的情绪变化有了一种很玄妙的感知力,不是完通过他们的表情和眼神去做判断,而是如同第六感的直觉,他们的情绪能直接传递到我的心中,并非感同身受,只是单纯接收到一些讯号。

这女鬼的情绪就是如此传递过来。

她的这种情绪变化让我想到了动画电影。那些大制作的动画电影,做工精细,加上动画特有的夸张,就会将角色的情绪汹涌地传递给观众。女鬼此刻的表现,就像是那些电影中的反派角色,看到了主角的神奇,想明白后,起了侵占的野心。

只是,女鬼比那些直白的反派多了“恐惧”这种情绪。

我不禁看向了叶青。

看不到叶青的脸,也接受不到叶青的情绪信号,我只能去看这五人中唯一有脸的古陌。

古陌的情绪属于非常好解读的那一类,七情六欲都写脸上,他现在就像个疑心老公出轨的女人,看看叶青、看看沙发,再看看叶青、看看沙发,最终退了一步,结结巴巴地低声问道:“是在……在哪里?”

刘淼颔首。

暖意阳光海风轻抚美女脸庞

叶青直接走向了女鬼。

我有些兴奋。听了那么多音频文件,这还是我第一次看叶青如何灭鬼的。真如那只言片语所言,是用拳头?

女鬼意识到不妙,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踩着高跟鞋连连后退,一直退到了阳台的落地窗,视线紧紧盯着叶青。

叶青不疾不徐地逼近,并无其他动作。

女鬼顿了顿,干脆利落地选择转身就跑。她是鬼,不是人,直接就要穿过落地窗,飞出阳台。

叶青快步前冲,两步距离,已经挥起了拳头。

女鬼转了身,背对叶青,但她的头发和凌乱的衣服飞了起来,被拳头打中后背的时候,发出了一声凄厉的尖叫。

我愣住了,傻愣愣看着叶青那一拳头击穿了女鬼的身体,女鬼如同一团面粉一样在空中散开,灰色的粉末洋洋洒洒,成了空气中微小的颗粒。尘埃很快散去,女鬼存在的痕迹完消失了。

“啊!”

我回过头,就见古陌抱着脑袋,一声惨嚎。

刘淼眼疾手快,抓住了古陌的手臂,拉开他衣服,将那锦囊抽了出来。锦囊正在飞速燃烧,没有火焰,跟香烛一样,只有红色火星,连同红绳,转瞬就被火星吞噬。

古陌很痛苦。那些声音应该是又回来了,女鬼的尖叫也刺激了他的耳膜和神经。

叶青好像早有预料,从口袋里拿出一个新的锦囊,扔给了刘淼。刘淼赶紧将锦囊给古陌戴上。

古陌被扶到了沙发上,大口大口喘气。吴灵作为唯一的女性,倒是细心,去给古陌倒了水。我看到她倒水之后,手指在杯沿摸索了两圈,唇吻翕动,这才将水杯递给刘淼。不知道这举动有什么深意。古陌喝了水,就慢慢平静下来,摆出了一张便秘脸。

“怎么样?”刘淼拍拍古陌的肩膀。

古陌摇头,“不怎么样。”他顿了顿,迟疑地问道:“那个女鬼……怎么……她那样子……”

显然,古陌在最后关头看到了女鬼的模样。

“你开阴阳眼了啊?”刘淼很高兴,“恭喜恭喜。”

古陌翻了个白眼。

吴灵回答道:“被奸杀致死的吧。”

古陌想了想,“她穿着高跟鞋……我前段时间能听到那种声音的时候,有在门口走廊听到高跟鞋走路的声音。她……”古陌很费解。

我也想不明白,那个女鬼为什么要在走廊徘徊?

叶青说道:“前段时间你就听到了声音?”

古陌点头。

叶青沉吟一会儿,“可能是因为你碰到了那个杀人的鬼,身上沾了阴气,经过她的时候,将她从灵体变成了鬼魂状态也有可能是你本身的基因在起效果再不然,就是她注定是要变作鬼魂的。”

古陌不太懂,我也急需叶青这样的专业人士给我多普及点知识,免得将来碰到灵异事件不知道如何下手。

叶青显然没这耐心。

吴灵详细解释道:“第一种情况,她只是没有意识的游魂,徘徊在走廊上面可能是下意识的举动,受到伤害,想要回家,被你刺激后变成了鬼,这才缠上你。这是巧合,避免不了,你也不用浪费心思在防范这种事情上面。第二种情况,你得做好思想准备。特殊体质的人本身就有更高几率碰到灵异事件,一半原因是老天注定,另一半原因是唐僧肉的缘故,小妖怪吃了会变成大妖怪,大妖怪见了也要眼馋。这种,以你的实力不用去浪费心思防范,那是无用功。第三种情况,那就是她个人意志在进行主导,她死的时候充满了怨气,要成为冤鬼,你是倒霉,被她撞见了,所以要来杀你。同样的,这种小概率事件哦,对你这种体质来说,是大概率事件,你也不用浪费时间去防范了,防也防不住。”

古陌嘴角抽了抽,“你的意思就是,不管什么原因,我都不用去管了?照常过日子,反正天塌下来,我该死就死了?”

吴灵耿直地点头。

我现在和古陌感同身受了。我应该也属于特殊体质,照吴灵这说法,撞鬼是必然,哪天死了就自认倒霉吧。

“没办法解决?你们不是灵异事务所吗?”古陌蛮横地质问。

“灵异事务所又不是上帝,教堂都不是万能的。”刘淼语带笑意,还很轻松。

“古先生,你这样的,还是和我们一起住在青叶吧。”南宫耀开口了。

古陌沉默。

事务所不知道被叶青动了什么手脚,现在看来,那就就像个避难所,不用惧怕鬼怪作祟,可说是百邪不侵。同时,有叶青这个强悍的家伙在,有鬼来了也不用担心安危。

我这么想着,思绪蓦地停了一下。

“百邪不侵”这想法并不恰当。青叶里面进过鬼,“元旦鬼胎”事件时,于梦所怀的鬼胎和鬼魂萧正就进入过青叶,而古陌的事情更是证明了,青叶不是一个真正的安屋。青叶有过失败的事件,他们二十年后的结局、空空荡荡的事务所也证明了这一点。只能说,在青叶,安系数得到了一定的提高而已。

对于这五个人来说,特殊的体质可能早就注定他们会死于非命。

一想到此,我就不寒而栗。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