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是,那是一定的,我肯定会保持警惕的。..co我先进去了,您忙。”王律师笑着连连点头,转身便爬上阶梯,朝着法院内走了进去。

“再呆一会?反正离开庭的时间还早。”叶淼护着娇妻。

可就在这时,一道闪光灯对准了两人,刘强反应最快,挡在叶淼和叶水墨面前,大步流星走过去,伸手挡住镜头,“你们做什么!”

“叶先生,听说此事是与叶夫人有关,而且涉及伤害罪,能够和我们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吗?”

记者的摄像头趁机对着叶水墨,一旁的摄影师也一直拍她,刘强夺过相机,一手挡住摄像头。

对方记者急了,“喂,别挡住摄像头啊。”

叶淼趁机把叶水墨往法院里拉,与此同时更多的记者围攻着他们,行成一道人墙。

这个突发情况让叶淼有些措手不及,来的记者太多,人墙根本挤不出去,他只好奋力护着娇妻,把人按在怀里,不让摄像头拍到。

等叶博把法院保安叫来,这些记者又进不了法庭,这才作罢。

这突发情况让众人都有些狼狈,叶博道:“我会去查清楚到底是谁。”

“是谁已经很清楚了。”叶淼脸色阴沉着,今天被记者围堵将了一军,仍谁都不会开心,“别让那些记者乱写。”

看到老婆出来,他给两人使眼色,起身挽着来人,“还好吧。”

南笙的清秀时光

“恩,我没事,恐怕是王飞飞把记者带来的,否则这事记者怎么可能知道得那么快。”

“别担心。”叶淼帮她理好耳边的发丝,“今天一切按照平常心来,不会有事的。”

法庭内在律师系席上,叶淼看见自己原告聘请的王律师正在翻看着卷宗,似乎满是胸有成竹。而反观另一边,却是一位戴着金边眼镜的中年律师,在那深思着什么,静静的发着呆。从这两名律师的身上就已经感觉到今天法庭上必然要出现一场唇枪舌剑的无硝烟战争。

“怎么是他?”就在这时,旁边的刘强颇为惊讶道,“那个被告律师,韩裔,在圈内已经很有名气了。”

“哦?”叶淼扫了对方一眼。

“没错,我曾经在一本律师杂志上看到过,他是被人承认的十大律师之一,经常给人打困难重重,基本没有胜诉希望的官司,当然收费也很高,曾经有个外国人杀了一家三口人,却硬是被这律师给狡辩成了过失杀人,判了几年监禁。”

叶淼神色不变,只是点头,恰好法官进场,众人起身。

王飞飞并没有出席,出席的是另外一个干练的中年妇女,看样子应该是王飞飞的个人助理之类的角色。

“下面,请控方律师宣读起诉书。”法官一敲法槌,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正式开始。

首先,是由控方律师,也就是王飞飞的律师宣读起诉书,起诉书是由他所起草的,大致讲清了事情的起因,经过与结果,大致意思就是控告叶水墨故意伤害罪,现在王飞飞身体多处受到内伤。

那边的律师出示了一份伤情检验,里面王飞飞的伤情报告显示她伤得并不轻,对方还说明了叶水墨有跆拳道的背景。

叶水墨吃惊,当时她气在头上,确实王飞飞伤得怎么样她没有特别的概念,但是如果按照对方律师提供的伤情报告,那可是十分严重的。

她有些不安的看向旁观席,叶淼朝她点点头。

这种伤情鉴定,以王家的能力,要弄得多严重就有多严重,所以一点可信度都没有。

对方不要赔偿,只要叶水墨大庭广众道歉,否则就要追究她的刑事责任。

因为对方证据充分,如果没什么意外,审判长几乎可以当场宣判了。

当然,按照惯例,审判长还是要留给被告律师申诉的时间,他看向了辩方律师王律师,问道:“辩方律师,请问你有什么需要询问的吗?”

听到主审法官询问,他就从位置上站了起来,对法官及陪审的几位书记员微微施了一礼后,从容不迫的说道:“尊敬的审判长及各位陪审员,首先,我对他们出具的伤情报告产生怀疑。

由他们出具的伤情报告是可以作假的,我认为以王家的财力要做到这一点十分简单。”

“这是故意诽谤。”王飞飞律师站起。

法官示意王律师继续说下去。

王律师出具了保姆的话,“这是当事人对当时事件的阐述,不可否认,我的当事人确实对王小姐做出了过激的反应,但是时间很短,而且她还是一个女人,无论如何都很难造成对方伤检验上的伤口。”

我希望审判长及各位陪审员在接下来的审案过程中,允许被告发言!”说完,王律师微微鞠了个躬,重又坐了下来。审判长看叶水墨,问:“被告你有什么要说的吗?”

叶水墨有些紧张,沉了沉气息,等声线稳当了才开口,“我承认我打了她,但这事是有起因的,并不是像她所说的把怒气转移到她身上。”她将事情的始末重复了一遍。

两人分别说完后,陪审员及听审的群众纷纷交头接耳起来,就当前来说,这种事谁也说不清楚,毕竟不是当事人。

这件事在性质上本来是小事,但因为当事双方两人的特殊身份以及各自律师的唇枪舌战,愣是把案情拖延了下来。

出了法庭之后,叶博已经调来了另外一辆车,把两人低调的从法院接走。法院门口依旧围绕着不少记者。

这事确实是王飞飞捅出来的。

“王家在近期刚好有一个融资项目出现,很可能王飞飞借助这件事炒作他们的项目。”

拿着这事来炒作,真的有够无耻,叶水墨气愤,她是想明白了,对方既想炒作公司项目,又同时要让她败下阵来。

“别急。”叶淼道:“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

“什么意思?”刘强不懂。

叶水墨倒是想通了,“老公,你的意思是如果她没有伤得那么重,那那份伤情报告就是假的咯。”

刘强拍桌而起,“那这就是我的专长了。”

当天晚上,刘强就悄悄去了王飞飞目前住的别墅,只要能够拍摄到对方现在的真实情况,有物证,这事就对叶水墨有利了。

只要先证明这材料是假的,后面一切都可以顺水推舟进行下去,顶多就是个道歉。

他叹气,就算证明那伤情鉴定是家的,估计最后的道歉也少不了。

没想到王飞飞是个谨慎的性子,家里门帘都拉得紧紧的,一点光亮都没透出来,更别说是拍到照片。

等了一夜,刘强无功而返,距离下次开庭还有三天时间,这三天可一定要拍到对方假装的证据才行。

王飞飞谨慎得很,隔天也是一整天都没出门,只有当时在法庭上代替她除夕的女助理来了两次。

刘强愁啊,赶紧去找叶博商量,后者提醒,“进不去,让她主动出来不就好了?送点东西进去把她逼出来。”

刘强一拍大腿,“果然看脑子还得着你们这些生意人,太灵活了,昨天晚上我都白蹲了!”

傍晚,快递员到了王飞飞家,刘强蹲在视线好的地方观望着,等人跑出来,虽然是干冰,不过那看到烟气弥漫的,正常人应该都会夺门而出吧。

正想着,王飞飞果然和那个助理开门跑出来,大鼓的干冰也从房里涌出。

能跑能跳,果然是诓人啊。刘强拿着相机方位拍了一堆,有这些照片,至少可以让法院的人重新介入,由他们去鉴定伤情,到时候是骡是马,也都拿出来溜溜。

家里,叶水墨抱着劲宝凑过来看着,“果然是假的吗?”

“应该有受一些轻伤,不过绝对没有当时说的那么严重的。”

叶水墨也有些懊恼,“当时我不应该那么冲动。”

刘强接口,“说得对啊,要是你忍忍,让我出手,保证她都不知道打她的是谁。”

叶淼也不管两人一唱一和的,之前他还担心老婆心里有负担,但是现在看来,却是多虑了。

“劲宝是不是饿了?”他问。

现在劲宝已经开始断奶,家里特地请了个营养师照顾着,叶水墨的脑袋也像上了发条似得都围绕着宝宝转,连王飞飞的事都顾不上。

“是吗?我去问问营养师。”叶水墨最上心劲宝的吃饭问题,当下立刻抱着孩子走了。

等人一走,叶淼才道:“记者那边。”

“开庭那天会注意,不会再让他们拍到。”

“不,开庭那天,再多请一些记者。”

叶博和刘强两人面面相觑,再多请一点记者,这是要把事情弄得更大?

叶淼也有自己的考量,王飞飞靠这些记者确实已经弄到了曝光率,再怎么压下去,这件事还是会存在,而且越是往下压,越容易造成反弹,流言不可控制,与其让王家最后以他们压制记者为理由说他们心虚,倒不如由他们来做受害者。

开庭当天,记者空前盛大,远远的看到叶氏的车子开进来,记者蜂拥而上。

车子缓缓停下,车窗刚打开,记者的话筒就争先恐后的伸进去。

“叶先生,有人说这事是叶氏和王氏的共同炒作,听说近期王家的项目还有叶氏的市计划都在开展。”

“各位,对于叶氏来说,绝对没有捆绑炒作的意思,但是叶氏也不会允许有的企业为了炒作项目而将叶氏拉下水的做法。”

这话的言外之意,不就是这些事都子虚乌有,都是王家做的妖,因为要炒作项目,叶氏反而是受害者。

看最新最全的书,搜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