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洛欣曈来说,所谓的无忧无虑的日子……

洛欣曈还是会想起跟慕御庭那个时候。

不管这外面多少人说了慕御庭不好,哪怕就连洛欣曈自己都怀疑起来了,也是如此。不管这传说中的公司到底怎么样,洛欣曈断定,这其中肯定是有猫腻的,至于到底是什么猫腻……

夜深人静,电话响起来。

剧烈的震动,让洛欣曈原本昏昏欲睡,却惊醒了。

在这个范景轩特别准备的公馆门口,落地窗前面一个黑影闪动。

洛欣曈拿出手机:“喂!”

她的脸上,带着一抹疑惑,然而却没有任何害怕的感觉。倘若范景轩连自己的安全都保护不了的话,现在这个时候,洛欣曈就没有什么安全感可言了。大概就是这样一种感觉……

“想我了吗?”

明明,昨天他们刚刚分开。

“很无聊耶。”

她轻声开口,现在自己就被困在这里,哪里可能会有什么想法,洛欣曈想做的,不过是早点找一个安全的套路,继续前行罢了。

美丽护士

“帮我开个窗户。”

洛欣曈这才看清楚,窗帘后面人影的样子,这才有点紧张的说了一句:“我看,现在真的是疯了。”

她一开始,没有动。洛欣曈就想着静静看着慕御庭还能做出什么事情来,这个时候的慕御庭,指尖落在了她的窗户上。

“这边的保安,半小时换班一次,理论空缺不超过五分钟,现在我的时间,不超过一分钟了。”

慕御庭的语气,沉静下来。

“那是自己要过来的,发生什么事情也跟我没关系,怎么那么确定我一定会帮!”

洛欣曈也是不由分说,直接开口,她就是感觉,慕御庭将她的所有事情咬的这样死死的,自己难免会感觉,有那么一点点不舒服。

然而,慕御庭却风轻云淡的看着洛欣曈:“就算是我被发现了,也没关系吗?”

“当然没有!”

原处,仿佛已经有手电的光亮了,但是慕御庭还是雷打不动的站在那里,这种感觉当真让洛欣曈心中一慌,奇怪的是洛欣曈自己明明就没有做错什么,现在紧张这些难道还有什么用吗?

她想着,眨眨眼睛,微微的皱了皱眉。

对于洛欣曈来说,眼前的事情很难办。

她竟然潜意识的选择包庇了慕御庭拉开窗帘。

那张脸,出现在自己的面前,洛欣曈想要说,原本自己都不想要去管洛欣曈的事情,没想到就在这个时候,再次参与进来这样的事情,洛欣曈真的感觉,自己对于这些事情的接受,有点无能。仿佛自己真的很委屈一样。

慕御庭大步走进来,放下手机,拉上窗帘,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知道吗?这叫做私闯民宅,不管是在什么地方,都是违法的。”

慕御庭笑了笑:“为了,不要说是违法了,就算是不要命的事情,我也不见得自己不敢做。”

他坐在洛欣曈柔软的大床上面。

洛欣曈只能退而求其次,坐在他对面的沙发上面:“这样过来一次,未免有点无聊,还是慕先生原本就是一个有冒险家精神的男人,找我一次,只为了人生之中多一点刺激……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我这里恐怕要失望了,我对于所谓的刺激,一点兴趣都没有。”

慕御庭拿起洛欣曈床边的水杯:“我从市中心到这庄园一共花了一个半小时,这中间连口水都没喝,晚饭也没有吃,真的感觉有点累了。”

“花了一个半小时时间去私闯民宅,真的是闲的没事儿的代表了,跟我说这些有什么用,是觉得我会在乎,还是说我会同情,再说这说……”

洛欣曈的语气,很平静。

“我的心脏不好,不喜欢陪玩儿这种游戏,这一次一次接近我,到底凭借什么觉得我一定不会去计较,这件事情,我真的十分好奇。”

此时,洛欣曈直接的抛出去一个问题。

慕御庭听了之后,只是平静的扬起嘴角:“这事情吧,其实我也不敢肯定。每次见都像是一个赌博,赌是不是想我了,有些时候真的有点冒险。只不过现在我也想要结束这一场冒险,成为在这国家无数个追求者之中的一员,父亲眼中以后的结婚对象,我觉得这种身份,反而更加适合我!”

“想都别想,我父亲对,嗤之以鼻。”

洛欣曈的语气里面带着无奈。

“而且我的婚事,从来都不是我自己能掌控的,更不要说是慕御庭了,想想这件事情,其实我还有点后怕的,只可惜事情已经变成这样了,我也没有更好的办法。”

“相信我,我说可以,就一定能够回到我的身边。”

“我爸爸说,我出事儿之前,骗了我的遗产?”

洛欣曈对于慕御庭,心照不宣,毕竟一个曾经跟自己那么亲密的男人,就算是洛欣曈不记得慕御庭的事情,她也是把相信两个字,放在很重要的地方呢。

洛欣曈说完这些事情,慕御庭的脸上,满满的,都是平静的感觉。

“骗?在父亲眼里面,我怎么那么厉害,还是连也觉得,我那么厉害了!”

“这件事情……”

“我饿了!”

慕御庭岔开话题:“不如找点东西吃,我们慢慢说。还是说考虑嫁给我之后,我的都是的。”

“他想要什么,就给他什么,那么我自然就是可以让带走了,我总感觉这事情就是这样,并没有想的那么复杂,所以现在觉得呢?”

慕御庭轻轻的笑了笑:“我要得到,不需要那些东西。”

商人都是最精明的,谁也不知道他们下一秒钟再想什么,这真假好坏,洛欣曈分不清楚,直接打开了卧室的们,走了出去。

她走了不远的地方,悠游就出现了。

“小姐,这么晚都不休息吗?”

“我饿了,晚饭吃不好,所以想要吃东西。”

“小姐想要吃什么?”

悠游很平静。

“简单一点,就是最好的。”

洛欣曈往厨房那边走。

“这个时间,家里面的厨师都已经走了,小姐如果不嫌弃的话,我……”

“会下厨,我还真的是看不出来。”

悠游笑得淡定。

“小姐想要吃东西,没有什么不可以的,小姐在这里等一会儿。”

悠游说完,从容的打开了厨房巨大的冰箱,如果说弄一个简单的汤面或者炒饭的话,就很简单了。这样好的设备,是不是有点小题大做了。

“帮我送到房间里面去。”

洛欣曈站起来,拖着有点疲惫的身体。

“嗯?”

悠游似乎有些怀疑。

“这里冷冷清清,我吃不下什么。看着把,我更加吃不下什么,我只会想起我爸爸逼我的事情……”

悠游淡淡的笑了笑:“小姐,老板所想的事情,都是全心全意为了小姐好,有时候看起来越是亲近熟悉,越可能是致命的毒药。再说小姐不要用我开玩笑了,我这个人脸皮原本就薄,而且早就有自己喜欢的人了,小姐的爱护,我怕是不能承受。”

“倒是很自信,我只是随便说说。”

洛欣曈伸手,结果悠游手中的餐盘:“我只是让爸爸明白我那么不想要被摆布的决心而已,剩下的事情,祝幸福。”

说完,洛欣曈走到房门口,关上了门。

屋外,陈安琪听到动静走了出来:“听说今天这小姐跟老板说了,想要作为结婚对象,我觉得她真的很勇敢。”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