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亿的资金,不纠结是假的。

麦小吉这几天都有些心不在焉,就在放假前一天,孔群却来到了他的办公室,神情有几分严肃。

“小吉,这几天,你怎么就没问问那钱的事儿?”孔群问道。

“钱的事,不都是大哥操心嘛。”麦小吉笑道。

孔群摆摆手,说道:“亲兄弟明算账,商场不能靠义气,更不能死要面子活受罪。”

“那大哥说说,到底怎么回事儿,你不来,我真快被闷死了!”麦小吉苦着脸说道。

孔群哈哈一笑,又问:“小吉,如果得到那笔钱,你打算怎么办?”

“扩大些公司的规模,增加市场推销的资金投入。”

麦小吉一本正经,当然把换豪车以及乘坐游艇开比基尼派对的想法给隐匿起来。

孔群点点头,却又说道:“小吉,做这些,估计五千万就够了,其余的钱,你有什么打算?”

麦小吉一头雾水,愣愣问:“大哥,这话什么意思,我好像没听懂。”

“如果这笔钱你是自用,我分一亿,其余都归你。如果说是用来公司发展,这笔钱部投入,我还是维持以前百分之十的股份不变。”

草帽少女蓝色连衣裙闭目养神置身花海唯美写真图片

孔群一本正经的样子,更让麦小吉摸不到头脑了,拿钱去享受都是脑海里的想法,没对外说,“大哥,我刚才不是说了吗,这笔钱当然要用来发展的。”

“求知软件目前用不到这么多,我是说部用来发展。”孔群正色道。

直到此时,麦小吉虽不知道孔群想要表达什么,但一定是正事儿,大事!

“大哥,你说吧,我都听着呢。”麦小吉坐直身体,做出认真倾听状。

孔群这才说出一件事来,听到后麦小吉又惊又喜又恨!

岳不凡为了回笼资金,决定整体出售享友大厦,价格六亿,不高但也不低。孔群估计是经营出现了问题,想要套现,并且减少开支。

享友大厦!

曾经是麦小吉梦想的温室,后来又是耻辱的象征,现如今每次开车路过享友大厦,麦小吉都心生恨意,想到曾经绝望到要从楼顶一跃而下,就暗暗发誓,早晚将这里踩在脚下!

命运的轨迹永远是那么不可思议,机会来了,如有天助,麦小吉恰好手头就有这么一笔钱。而且,他相信,除了孔群和凌刚,整个滨江不会再有第三个人知道。

“大哥,你的意思是买下来?”麦小吉激动问。

“手头有钱,买一栋大厦,从最基本的办公用地考虑,也是很划算的。”孔群说道。

“我也是这么想的!那是耻辱之地,从哪里跌倒,再从哪里爬起来!”麦小吉的拳头重重砸在办公桌上,很疼,但却令人更加兴奋。

“但是,有个问题就是,无论是你还是我,都不能出面,岳不凡是不会卖的。”孔群皱眉道。

确实如此!麦小吉一时间也犯了难,有钱不一定能买到,而且岳不凡的路子很广,只要放出消息,应该不是太难操作。

“大哥,岳不凡要整体出售,那些投资人的利益又当怎么保证?”麦小吉问道。

孔群拍了下大腿,恼道:“这才是岳不凡最无耻的地方,这件事我也是听说的,但那些独立投资人还有投资机构心里都清楚,在享友的投资早就打了水漂,没人指望能要回来。小吉,商场如战场,当断不断反受其乱,我们顾不了这么多。”

“大哥,如果要买,恐怕只能找人代替我们走这些手续。将来还要转让,一来二去,都要多上亿的费用。”麦小吉说道。

“这正是我今天想要跟你说的。”

孔群说出自己的想法,手头有钱,找人不难,但必须得是信得过的人。如果这人生了贪心,死活不认账,将来打官司都是*烦。

还有就是,提前不能走漏风声,最好是外地的生面孔,还得有经济实力,不让岳不凡起疑心。

“如果具备这两个条件,那他本人有实力直接购买了,何必再来白送咱们一个人情?”麦小吉发愁道。

“所以,这就要看交情了。”

孔群在桌子上写下一个字,麦小吉立刻领悟,这人绝对靠得住,但还是有些担心,“咱们刚帮了别人一次,回头就要讨人情,不太好吧?”

“小吉,你啊你,侠义心肠是你的优点,但也是最大的障碍。经商要有铁心肠硬手腕,该争取的时候绝不能含糊。还有一点,天底下的能人,有谁愿意一直欠着别人的人情。友谊虽然是在帮扶下形成的,但公平地位才能坦然坐下来交心。其实,受你很大恩惠的人,也在等着给予你恩惠!”孔群点拨道。

麦小吉恍然大悟,拱手作揖表示感谢,自己运势强劲,但社会经验不足,孔群教会他很多。

这下,麦小吉想通了,孔群只给了他三千万,大头握住自己手里,其实这些天也不好过,经历了复杂的思想斗争。等把一切思路都捋顺了,这才来找他商量。

这是一场地道战,在敌强我弱的情况下,要从地下布防。

“大哥,不是我推卸责任,岳不凡最提防的人就是我,不能出面,只能让大哥辛苦了。”麦小吉说道。

“呵呵,你能答应下来,我心里这块石头就算落地了。不瞒你说,搞古玩这么久,头一次得这么多钱,还想着如何应用,烫手的很啊。是不是有点没出息?”孔群自嘲道。

“大哥,兄弟不会亏待你的,等事情落实,咱们再商量股份的问题。”麦小吉说道。

“我可不是为了面子才坚持不变更股份配额的。我还是那个意思,有肉吃的时候,汤都是浓的。等以后企业做大了,你别嫌我占得太多就行!”孔群亲昵地揽住麦小吉的肩膀。

南宫月进来汇报工作,推门而入,又看到两个男人深情相视,彼此脸上都挂着无比真诚的笑容。

孔群推说还有其他事要办,手下在麦小吉肩头暗中用力,事关重大,这件事不要对任何人提及。

“小吉,你们两个真的没事儿吗?”南宫月搓着胳膊的鸡皮疙瘩又问。

“嘿嘿,你是心理医师,有没有事儿看不出来?”麦小吉问。

“比较复杂,可以作为下本书的案例写。”

“嗯,不是麦姓男子就行!”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