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卿乔坐回榻上靠着靠枕,微笑着说:“那是!每个月的那几日,搭配我设计的贴身小裤子使用,效果应该不错。..co

初南拿着图纸,问:“小姐,这两个像翅膀样的是干嘛用的?”

“额,这个可以用来固定,这翅膀处可以少放些棉花。我也没做过,具体的话,我想改良几次,总会得到合适又好用的,是吧?”

两个丫鬟点点头,表示同意。

幽竹端了红糖水进到里屋,“小姐,趁热喝吧!”

她说着,看了一眼初南手上的图纸,“这是什么?”

云卿乔接过那碗红糖水,“让初南静雨同你讲吧,你们研究研究。..co

她慢慢喝了红糖水,心里想着要是把这个卫生巾布包发扬光大的话,应该能赚不少钱呢。不过她的银子够多了,而且这种东西别人仿制起来也方便,后续被人仿造的话,便没了独创性与唯一性,这银子就不好赚了,还是自己人用吧,下次介绍给九公主、狄英儿与唐婉芷她们,应该还可行的。

这个时候,忆安小跑着进来,“小姐,璟王府来人说璟王殿下邀请小姐去他们府上喝茶。”

“喝茶?”云卿乔眉头轻皱,她现在这个日子里可不能饮茶的。..cop> 忆安看着云卿乔,直点头,“传话的人还在前院候着呢。”

云卿乔出声询问:“来人可说有什么着急或者要紧的事情?”

忆安摇摇头,“我问了,没有其他事情,只说了他们家王爷得了好茶,想让小姐去品茗一番。”

格子衫清纯美女香港旅拍图片

云卿乔内心嘀咕,轩辕景曜这家伙找她喝茶?脑袋抽风了吧,没事喝什么茶。

“我不去。你去回了吧!”云卿乔摆了摆手,把剩下的红糖水喝了个干净。

忆安问:“那我去直接回绝了,还是找个什么理由?”

云卿乔忆起上次在房中被他不小心欺负了去,就想着耍耍他,思忖片刻,扬起嘴角,道:“你就让那传话之人原封不动带句话,就说——这几日我不喝茶,我只喝红糖水!”

忆安称是,转身就出了房门。

璟王府内,那传话之人在轩辕景曜跟前将云卿乔的话一字不差地复述了一遍。

闻言,轩辕景曜一愣,叫她来喝茶不来就算了,还找了个什么借口,真是的,于是他摆摆手,让人退下了,自己口中一直重复这那句话——

“这几日我不喝茶,我只喝红糖水!”

刹那间,他反应过来,上次云卿乔在王府来癸水的时候,江姨就同他说起过,女子那几日是需要喝红糖水的。

红晕从他的脖子一直往上爬,直到如玉的脸庞。

他动了动嘴角,随即抬手揉了揉眉心,云卿乔这女人是在气他上回占了她便宜吗?

他今日请她喝茶,原本就是想要为那次不小心亲到她的唇赔罪的,可她叫人这么传话,他突然觉得,那次亲的值了,那罪不赔了!

如此一想,他心里舒服多了。

不喝茶了,那就喝酒吧,轩辕景曜对外面喊道:“来人,去请汤先生还有朱小侯爷,就说本王请他们去天下玲珑楼喝酒!”

屋外立刻有人应声去了。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