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这四婶是个最有心眼的人,看看路上的行人,林玉娇做了个请的手势,不过声音并没有改变:“四叔、四婶你们来得正好,三叔一家也是今天才过来,孩子们都在家,先进去再说。”

一听说进门,林四婶笑傻了:“哎哎,他爹,赶紧带孩子进屋吧,你可是当了姥爷了呢!”

看到自己弟弟一家大小进来,林三叔一脸苦笑的上前:“四弟、四弟妹,你们什么时候来的云州城?”

“三哥,刚才玉娇说你们在,我还在想今日真是个好日子呢,这呀真是赶巧了!我们呀,前不久才到云州府来,本想着来找你们,可这里人生地不熟我们一时也找不着你们。”

可不是赶巧?

找都找不着,今日却同时上了李家门…

林三婶出来两年,这见识是见涨了,她笑笑:“果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啊。四弟妹,你又是如何知道玉娇他们回来了?”

如何知道?

林四婶能说,昨天她在酒楼洗碗时,听说那当官的宴的那个大官叫李修煜,还是这云州府的唯一一个探花郎么?

“呵呵,都说世上无巧不成书,这话啊可说到点子上了。昨天锦味斋有人请客,我本不知道请的是什么贵客,哪知在大厅中打扫的时候正看到侄女婿下楼么?

当时啊,我可不敢相认。直到好多人都说这李大人就是云州府的探花郎,我这才知道侄女婿一家回来了。”

林玉娇可不相信这李四婶的话,这个人素来心眼多。

民国时期的军校校花风

什么偶然听说,恐怕是有意去打听的话?

既然回来了,也没打算避开这些人。

等人上了茶水后,林玉娇才淡淡的问问:“四叔、四婶,你们才从林家村出来,家中诸人都还好吧?”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