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好不容易才跟郑馨说清楚,到那儿和她温存一番亲热了半个多小时,才冲个澡去了沐华那边,浦杰就发现自己又要解释一遍。

   因为刚一见面,沐华就紧张兮兮地捧住了他的胳膊,看着差点直接哭出来一样说:“这……这是谁打的啊?”

   这一遍解释完,他开车赶回家,一进屋门,不等候着他回家吃饭的方彤彤开口,就抢先举起胳膊说:“彤彤,我没被袭击,听我说,这是有原因的。”

   结果,梅盈袖在旁边凉飕飕道:“呀,这么大的人了又在外面打架?”

   “小梅,你怎么来了?”浦杰一愣,赶忙看看屋内,确认一下有没有别人。

   “来蹭饭啊,不欢迎?”她还是穿着花边繁复蕾丝层叠的洛丽塔风格洋装,就跟刚从哪个漫展回来一样,“彤彤要等着你这会儿回来才吃,你老婆又不在家,我过来一起吃一顿不行吗?”

   “这和小瑶在不在家有什么关系。她在难道你还别扭啊?”浦杰笑着换方彤彤摆下的拖鞋,往屋内走去准备换衣服。

   “比只有彤彤在家的时候当然别扭多了。”梅盈袖一按裙子坐在沙发,扭脸看方彤彤亦步亦趋跟进了卧室,忍不住大声道,“你俩不许关着门亲热啊,我饿着肚子呢,吃完饭我回去你们再折腾。”

   方彤彤开门探出头来笑着啐了一口,道:“你要再说,我就先跟阿杰去洗个澡。”

   等关门,她一扭头就把浦杰的衣扯掉,打开灯凑近,把他身来来回回看了一圈,嘴里说:“喂,你的解释呢?别告诉我说路摔得啊,摔成这样你得把路面砸个坑。”

   这又不是吻痕那种解释起来会比较麻烦的草莓印子,他一边换衣服,一边就随口又解释了一遍,看方彤彤面色不佳,眉心都蹙拢一团,赶忙额外补充道:“我这也是为了面试要签约的拳手,我……我不是就为了高兴。”

   “不是?”方彤彤走到他面前,用指尖轻轻触着他胳膊的淤青,“你进门那满面春风的样子就跟新弄到手七、八个大美女一样,不为了高兴,骗谁呢?”

   小清新美女盛夏街拍图片

   “我……我说的是,不是就为了高兴。”他赶忙强调一下重点,跟着有点担心地把她抱进怀里搂住,“生气啦?”

   方彤彤点点头,“我说了,我不喜欢那种爱逞凶斗狠的男人。阿杰,你壮了,我有安感,我高兴。可你要是喜欢打架,我……我可难受得很。”

   看她这次说得十分认真,浦杰心里一凛,赶忙抬手保证道:“好,彤彤,我发誓,这就是最后一次。再没有下一回了。我回头往楼健身房装个沙袋,装几个练拳的东西,就在家里打那些玩意,这样可以吗?”

   方彤彤这才展颜一笑,捏了捏他胳膊,有些担心地说:“阿杰,你身体一直这么变化下去,我说……你的暴力倾向不会也越来越重吧?这要是吵架了,你不用真打,发力推我一下,我也……”

   “不可能!”浦杰斩钉截铁地说,“不管发生什么事,我也不会对你动手。真要有那一天,我自己就摸根绳子悬梁风干去了。”

   “那要看你怎么算了。”方彤彤笑着戳了他胸口一下,“你最近在床就越来越劲儿大,孟姐次半个身子掉在床底下,算是你推的吧?不用手就不算动手啦?”

   “那……那个就不能算了吧。”

   外面传来梅盈袖不太高兴的声音:“喂,你俩不会真亲热去了吧?有亲戚在哎,注意影响好不好!”

   “走吧,先吃饭。今天小梅心情不好,你可别乱说话。”方彤彤亲他一口,拎起手臂看了一眼,“洗过澡再慢慢给你揉药油。”

   “小梅怎么了?”赶在出门前,浦杰连忙小声问道。

   方彤彤握着门把,轻轻一叹,道:“还能是因为什么,今天又去医院检查领药了呗。她哪天去医院,哪天回来就要发脾气。要不本来我还说让你在沐华那儿吃呢。”

   “刘夏去接沐国了,我要在那儿,沐华还得自己做一大堆。”他随口回答,笑道,“而且,吃惯了你做的,走哪儿都想回家吃。”

   “是啊是啊,所以宁肯让我把吃饭时间延后到八点半等着你,对不对呀,大忙人。”方彤彤刺儿了他一句,过去拉住梅盈袖走向餐桌,“走,开饭啦。”

   能感觉到,梅盈袖的确心情不佳,靠方彤彤好言好语哄着才勉强维持住了平静。

   浦杰被呛了几句后,非常明智地选择了少说话多吃饭,闷声填肚子。

   其实在他心里,梅盈袖一直是作为宋文玉的代替而存在的,多少弥补了当初那个促成他和方彤彤相识的小公主逝世带给他的伤感。

   所以听到梅盈袖说医院那边检查结果比次差的时候,他心里还是禁不住有些难过。

   这让他暗暗下定决心,等到医院开起来,手只要钱够,马就要投资进行医药研发,往里投入大量马甲,这次,他一定要赶,救活她。

   梅盈袖情绪低落得太过明显,饭后,方彤彤只好跟着去了她家,想要安慰开导开导,结果,倒是把他自己晾在了家里。

   等到快十点,方彤彤发来一条信息,说今晚不回来了,他要寂寞,不行就去文琼苑住吧。

   虽说这个时间点跑过去显得有点那啥,可浦杰的确已经很久没有在文琼苑那边过夜了,薛安还没回来,郑馨打起十二分精神也就能应付两个回合,沐华有孕在身他可不敢造次,再加最近和孟沁瑶的关系发生了质变,他就更乐意在家里待着。

   既然今晚给了特批,那过去陪沐华睡一晚好了。按说孕妇需要人陪,可他这个孩子爹总是缺位,让刘夏这个妹妹一直代劳,其实是有点说不过去。

   他想了想,直接开车往那边过去。

   要是沐华睡了,他就陪郑馨说说话,从她当了副总,俩人关于私事的话题就越来越少,他正想找个时间就是单纯抱着聊聊呢。

   到文琼苑停好车,他刚要走进楼口,就听见身后传来一句怯生生的话,“姐夫,你……你咋这时候过来了?”

   转脸一看,是刘夏接到沐国回来了。

   那个看着有些畏缩的男孩,比刘夏还要胆怯地望着他,半天才憋出发颤的一句:“姐、姐夫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