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文浅点燃篝火并不是寒冷,而是一种习惯,一种心理上的慰藉,因为篝火会给她带来安感。

“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宇文浅看着的篝火喃喃道,这也是她第一次挂心一个人,而且还是一个男人。

“他一定会平安的,我现在应该好好修炼,等下次见到他时,能够帮助他。”宇文浅继续道,然后开始了漫长的修炼……

秦云夺走星辰之核的消息不胫而走,一些本来就密切关注秦云的势力,立刻收集到了信息。

大千世界,凌天宫中。

一个身材和样貌都是绝美的女子,慵懒地侧躺在一张大床上。

这个女子正是凌天宫主,司云红,她自从得到了完整的凌云决后,修为精进的很快,本来已经达到了高境圣阶的瓶颈期,现在已经隐约有了突破的迹象。

“宫主,有秦云的消息了。”一道灵光闪过,一个身形出现在了宫门口道。

“哦?说来听听?”司云红听后,眼中闪过了一道精芒,立刻坐起身道。

随后,宫门口的那人将有关秦云的事情讲了一遍,司云红越听,越是吃惊,因为根据描述,秦云的实力毋庸置疑已经达道了圣阶。

而且还能从花逸这个高境圣阶强者的手中,将星辰之核夺走。

司云红的凌天宫跟花郢的云花殿势力差不多,算是半斤对八两,论整体实力,凌天宫略强一些,但是论个人修为,司云红目前还不是花郢的对手。

闲适恬淡文艺少女

“好了你退下吧。”司云红对着那人道。

“是,宫主。”那人化成了一道灵光,消失在了宫门口。

“秦云,除了天海之心外,你到底还有什么秘密?”司云红的眼中透出了一丝复杂,本来她打算直接将邱白留下的天海之心从秦云手中夺走。

现在看来,这条路可能行不通了,想要得到天海之心还要想其他的办法……

承天国境内,紫荆云龙家族。

那个身穿白衣,相貌英俊,手持精致画笔的紫龙寒仍旧在画着紫荆云龙家族的图案,他画着这个仿佛永远都画不完一样。

“刷!”的一声,一个灰袍老者迅速出现在了紫龙寒身后。

“寒少爷,经过多番打听,终于有关于秦云的消息了。”灰袍老者对着紫龙寒道,然后那灰袍老者将秦云的事迹讲了一遍。

“你确定他的实力已经达到了圣阶水准?”紫龙寒皱着眉头道,话语之中难以抑制的吃惊。

他被誉为紫荆云龙家的天才,现在的实力才刚刚突破圣阶,一个下界而来的秦云刚来不久就是圣阶,怎么不让他吃惊?

“应该如此。”灰袍老者道。

“不可能!情报肯定有误,再仔细查一查。”紫龙寒笃定道。

灰袍老者皱了皱眉头道:“我能够动用的情报网都已经动用了,如果再动用的话,就会被家族高层知晓了。”

“知道了,你下去吧。”紫龙寒道。

“是。”灰袍老者应答一声,无声无息地消失在了原地,只留下了紫龙寒一人。

“难道这人真的是一个不世的奇才?到时候看看家族高层怎么说吧。”紫龙寒看着眼前的紫荆云龙标志,眼中闪过了一道精芒……

深渊之地,一个通体暗红背生双翼,身穿战甲,面目狰狞的异魔正坐在一副巨大的骨架之上享乐。

这时,一道暗红色的灵光闪过,稳稳地落在了那异魔身前的不远处。

那灵光化成了一个同样背生双翼,面目狰狞的异魔。

“十七殿下,好兴致啊。”那后来的异魔对着坐在骨架上的异魔笑道。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