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话倒是让左慈无语,若论后世的知名度,他还真不如荆轲,也不知道是谁,把这厮说成了古代第一刺客。

说说笑笑,让行程倒也不闷,荆轲自负武艺,一边拉着绳索,一边还朝两边看,到底没忍住,拿出手机拍了一张。

可就这么一个动作,让他脚下一滑,直接摔倒在地,拉着绳索的手也松开了,直接朝着下方冲了下去。

关羽猛然一个侧身,但没抓住,更前方的班超,也过去抓他,看方向倒是正好。结果却是,冰面是有弧度的,荆轲被弹出,朝着另外一个方向冲了过去。

荆轲匆忙自救,试图想抓住旁边的冰凌,恰恰麦小吉脑袋糊涂了,使用了定身,却忘了这是下滑过程,荆轲保持一个姿势一再被弹起滑落,再弹起……

“对不起啊!”麦小吉高声喊。

这回轮到左慈大笑,再臭嘚瑟,笑话别人,报应来了吧!

爱莫能助,只能看他自己的造化了,等得时间差不多,麦小吉喊道?“荆轲!”

很快,底下传来了回音,“我在这里!”

没事儿就好,除了舍舍,荆轲倒成了第一个到达底部的勇士,可惜不能记入史册,就让他先在那里歇着吧!

关羽也想滑落下去,给大家探探路,但麦小吉没答应,毕竟荆轲的方向是混乱的,这里也没有顺畅的通道。

拉着绳索继续走,终于,所有人都成功到了山谷地步,荆轲面对这众人傻笑,双手却捂着后面,很局促的样子。

类型的丰富各有千秋

“到底怎么了?”麦小吉问道。

“没事儿!”

一定是有事儿,项羽过去查看,哈哈,也忍不住大笑起来。

跟麦小吉猜测的一样,冰面上有凸起的冰锥,高速下滑的情况下,将荆轲的防寒服给划开了,已经成了开-裆裤。

还有南宫月这位女性在这里,荆轲觉得很尴尬,麦小吉连忙放出活动板房,里面还有多余的防寒服,赶紧换上,等会儿真要冻成猴屁股了。

荆轲捂着屁股进屋去,大家却为前方的景象而感到震撼。

舍舍口中的游乐场,是一片高低错落的冰塔林,造型不一,大小不同,却圆润光滑,宛如玉雕一般,展示出大自然的鬼斧神工。

此刻,云层散开,夕阳照耀在上面,余晖折射,光彩流动,也给人一种如梦似幻之感。

舍舍穿行在冰塔林中,做出各种捕食的动作,显得很开心。动物到底不如人类的情感复杂,刚刚死了伴侣,这么短的时间竟然就忘了。

“舍舍!”

南宫月喊了一声,舍舍立刻跑出来,围在南宫月的脚下城来蹭去,不用翻译,麦小吉也知道,这是示好的举动,目的是要吃的。

南宫月拿出一根火腿肠剥开,舍舍张嘴接住,就像掉进了无底洞,嘴巴蠕动几下就吞了下去。吃完后,却没吃够,仰着脸还想要。

“走,我给你拿肉吃去吧。”南宫月拍拍舍舍的脑袋,麦小吉却提出抗议,“物资有限,它一顿吃几斤,很快就要空了。”

“大家都能吃,带的食物足够,大不了快递过来就是。”南宫月财大气粗。

为了只杂牌动物,还要快递,麦小吉很是肉疼,还是叮嘱南宫月,要荤素搭配注意营养,最好养成吃剩饭的好习惯。

南宫月撇嘴,认为小气,不过麦小吉接下来一个理由,还是让她点头称是。那就是,每天以精肉喂养,很快就肥硕起来,体型再长大一倍都难说,超大型动物,肯定不会让养的,而且胖了就懒,身手越来越差。

唉,为了省点口粮,容易嘛!南宫月带舍舍进板房,麦小吉想要跟着进去,却被左慈叫住,“小吉,快看这里,实在不同寻常,或有收获。”

“这就是一边冰塔林,大自然的杰作,哪里不同寻常了?”麦小吉想要笑,来之前,他也看了些关于雪山的常识。

“那九个较高的冰塔,恰如九星连珠。”

“真人,这可是国外,不兴风水的,自然形成的东西总有些惊人的巧合。如果说女神用来按摩的地方,可能还有人信。”麦小吉调侃道。

“风水之说,放之四海而皆准,不分国内外。”左慈固执道。

“前辈所言有理,那些比较矮的冰塔,却如二十四山之位排列,倒也奇特。”麻衣道长认真观看之后,赞同地说道。

麻衣道长性格严谨,麦小吉信了几分,说道:“既然这样,真人就看着安排吧,能找到宝贝当然好,也省得白跑一趟。”

“小吉,使用手机透拍,将这些冰塔挨个拍下来,我们回屋再去分析。”左慈道。

麦小吉点头,随后叫上南宫月一道,进入冰塔林之中,将每个冰塔都拍下来。直到天色变黑,大家这才陆续进入了活动板房内,亮起了灯光。

将图片分别传给了左慈和麻衣道长,麦小吉又详细查看了导航,剩下的路只有一小截,有了上次的经验,他知道,这绝不是终点。

左慈和麻衣道长仔细查看透拍的图片,还不断放大观看细节,态度极其认真。

没有风雪,半夜,麦小吉睡着了,却被左慈的惊呼声给吵醒了。

“真人,这又是怎么了?”

“哈哈,看到了,果然是宝贝。”左慈一边大笑,一边凑过来,将手机上的图片给麦小吉看:“小吉,你看这是什么?”

“冰塔啊!”

“再仔细看!”

“还是冰塔。”麦小吉疑惑道。

“哎呀,你看仔细点儿嘛!”

左慈气的伸手在麦小吉后脑勺轻轻打了一下,随后将图片放大,再放大。麦小吉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但眼前只有透明的坚冰,还是没发现什么。

看着左慈满怀希望的眼神,麦小吉只好说道:“我再看一遍。”

“呵呵,小吉,看里面的纹路,是否形成了一个圆?”还是麻衣道长实在,直接过来提醒道。

麦小吉瞪大眼睛看了又看,冰塔的中心,果然有个圆形物体,非常细的线条,几乎跟其它地方融为一体。

“真人,这到底是什么?”麦小吉问道。

Tagged